博文

盼春与伤春(2013-04-29 10:52:00)

摘要: 岁月变迁,年年不同。
丹麦今年的春天跟丹麦人一样“慵懒”,不疾不徐,姗姗来迟,直把春意藏到了季节的尽头。
三月底一场飞雪耗尽了残冬的最后一丝力气,但冰冷的余温却阻碍了春的步伐。东君又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羞涩地露出面容,犹抱琵琶半遮面。
在经历了数月严冬之后,普罗大众通常是欢迎春天到来的。但诗人有所不同,那些美丽的诗句里,常常散发着淡淡的忧伤和苦闷,正如龚自珍《西郊落花歌》云“西郊落花天下奇,古来但赋伤春诗”。君不见杜牧的“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杨万里的“年年不带看花眼,不在愁中即病中”;陈与义的七律《伤春》更是借伤春句感怀时事,用伤春比喻伤时、伤国:庙堂无策可平戎,坐使甘泉照夕烽。初怪上都闻战马,岂知穷海看飞龙。孤臣霜发三千丈,每岁烟花一万重。稍喜长沙向延阁,疲兵敢犯犬羊锋。

春天里万物萌动。除了草长莺飞,花香柳绿,春天也并非总令人们那么享受。比如今春,病患仍在肆虐,大地也不安分,一时间造成多少人间悲情事!如此说来,诗人们的伤春也绝非无病呻吟!
我们科学网的诗人们也是患了伤春疾的,您仔细读读湘明君刚赋的《渡江云,暮春随寄》——“风又起,原知梦在天涯”,读出了一丝忧伤没有?;您再读读海飞兄的《芳菲四月伊人水一方》——“此情连此景,晶泪眼中藏”,泪都盈眶了,还用多说吗?;还有,庆华兄《春雨寄怀》——“又一波,冷雨凄风,春华无奈离去”,其中的忧怀岂止一丝!
作为大众的一员,我盼望春天的到来;作为诗人们的拥趸,我也跟着伤伤春。
一、仄韵律诗 盼春
春草萌芽迟,萧索悖时令。 岸柳絮未飞,百花梦难醒。 雨凉携潮风,路湿照暗影。 借我一米阳,缎云织霞景。
二、摸鱼儿《伤春》兼和蔡庆华《摸鱼儿 春雨寄怀》 ......

阅读全文(747) | 评论:0 | 复制链接

春风三月杨柳依依(2013-04-09 10:47:00)

摘要: 01   02   03   04 纯净的世界(2012-12-19 14:46:00)200X年的第X场雪(2012-12-16 10:59:00)仲夏江边怀古(6):清歌棹影入斜阳(2012-11-10 18:59:00)山楂树之恋(2012-9-18 12:47:00)丝路游-轮台、库尔勒(2012-9-10 8:53:00)从阿甘正传看英才培养(2012-2-24 16:31:00)婚姻的麦田(2012-2-13 16:17:00)五彩滩的那一边(2012-1-7 11:48:00)澳大利亚夏季网球大满贯赛(2011-12-15 16:42:00)白岩寺---银杏(2011-12-6 8:07:00) ......

阅读全文(798) | 评论:1 | 复制链接

纯净的世界(2012-12-19 14:46:00)

摘要: 去考察一个企业,该企业离石河子80公里。到这里工作几个月还没有出过市里。 车在雪的世界里行驶,到处是雪,一片纯净的世界。 看到了牛马羊在雪地找草吃,看到了解放军战士在雪地里埋伏、拉练,看到山窝子里土房子上袅袅青烟,看到了哈萨克族同胞在马背上的悠闲自得。 一切都是白的,包括解放军战士身上的白斗篷,白帽子。只有那拉练的一队解放军战士抗的红旗,给辽阔的雪原增添了一丁点血色。 原来都是白色也可以那么美,从小我一直认为只有祖国江山一片红才是美的。 可惜的是这些都没有拍下来,因为不好意思让司机师傅停车。 工作永远是第一位的。 为了留下两张照片,还是忍不住让司机师傅停下了车,在路边树根处留下了自己的印迹,拍了几张不怎么样的片子。   1 2 3 4 5 6 7 8

本文引用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54303-644189.html ......

阅读全文(725) | 评论:0 | 复制链接

200X年的第X场雪(2012-12-16 10:59:00)

摘要:今年除了上篇博文记叙的一次黄昏踏雪外,再无踏雪的经历——不,实际上最近天天都在踏雪,只不过是踏雪上班,而非踏雪撷影。

冬日依旧,在下一次不知道有无机会践约的外出摄雪之前,只好翻出些稍老的照片,忆一下雪,聊解黑暗里滋生的小闷。

记得当年刀郎一曲《2002年的第一场雪》曾经风靡一时。我这些照片都是2009年之前的片子,故也可称为“200X年的第X场雪”。

略感遗憾的是,这波罗的海之滨的雪景美则美矣,独缺疏影暗香陪伴。想想用不了多久,诸位色友和江南骚客必定捧出新枝,唱出新曲,也就释然了。

顺口吟一曲短歌(五绝):

异域隆冬季,情怀如脱缰。
逐光思疏影,忆雪念幽香。

注:以下片子都是用卡片机理光GRD拍摄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阅读全文(676) | 评论:0 | 复制链接

仲夏江边怀古(6):清歌棹影入斜阳(2012-11-10 18:59:00)

摘要: 仲夏江边怀古(6):清歌棹影入斜阳 离开了江边的牌子,对面一栋插着星条旗的房子引起了我的注意。房子看上去很普通,比周围的略微气派些。院子打理得很整齐,一红、一白、一粉三棵紫薇,在正午的阳光下正开得灿烂。我见门前也插着一块牌子,就走了过去,才知道这房子的前主人原来是位叫 Levi Barber 的众议员,于是走上前去推开了房门。


一位装修工模样的老人迎了上来,我朝屋内望去,房子正在装修中,便问老人是不是在这儿上班。话刚一出口,看着老人脸上的表情,赶紧改口道:“You must be the owner of this house!”心下想:糟了,私闯民宅了。   老人脸上绽开了笑容,说:“Levi Barber is my great, great, great , …, great grandfather.”我没料到他会用穷举法来数辈份,恍惚间便忘了打开计数器,也顾不上问N到底等于几,赶忙道歉说:我看见外面的国旗和牌子,误以为这房子是对外开放的,就冒失地闯了进来。正打算落荒而逃,老人却说:“没关系,你既然来了,我就带你参观一下吧。”我转窘为喜,一边连声道谢,一边跨进了房门。   我问老人这位祖爷爷是哪朝的议员,老人很自豪地说:是门罗时代的!说着话来到了一间客厅,客厅不大,壁炉上挂着一柄长剑,是一位当年参加过内战的祖爷爷留下的。看得出来老人家很为这件传家宝感到自豪,我于是问他能不能拍照,征得同意后便举起了相机,谁知情急之中忘了调ISO了,一柄宝剑愣被我拍成了捅蜂窝煤的扦子,就不跟这儿献丑了。   参观完楼下,老人又带着我上了楼,出楼梯口先到得一间书房,只见一个书架上放着两面鼓。老人介绍说,这鼓属于另一位在内战中担当鼓手的家族成员。我又一次举起了相机,这次总算记得把ISO给调高了。


接下来的这间房间正对着江边,老人管它叫“boat......

阅读全文(766) | 评论:0 | 复制链接

山楂树之恋(2012-09-18 12:47:00)

摘要:     陆MM把玉兰的种子当成了山楂,看来,山楂虽常吃,但结在树上的山楂却不常见。    许培扬老师说,来北京必须吃的几种特色小吃之一,就是冰糖葫芦。最初的冰糖葫芦就是以山楂为主要原料做成的,现在的冰糖葫芦原料有所发展,也有香蕉,橘子、苹果等其他常见的水果为原料做成的。但最经典的,还是山楂果。    山楂还可以做成山楂片,山楂糕,山楂饮品,可谓利用多元化。    记住山楂,赋予山楂浪漫情怀的,是那篇小说《山楂树之恋》,后因被改编成的电影而出名,再后来也改变成了电视剧。    看着熟透的山楂果,和自己的爱人一起在山楂树下窃窃私语,也算是秀一次浪漫?    不过,山楂果常有,能找到一棵能“恋恋”的山楂树,却不容易呢。谁能找到呢?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文引用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21287-613510.html ......

阅读全文(942) | 评论:0 | 复制链接

丝路游-轮台、库尔勒(2012-09-10 08:53:00)

摘要: 8月18日从库车大寺出来,前往轮台,去看胡杨。油气田的开发让沙漠地带也变得繁华起来,交通便捷。沿沙漠公路向南不远就看到了一片胡杨林。这个季节并不是看胡杨的好季节,但仍然深有感触。 从胡杨林前往库尔勒是走的油田的库东公路,这条公路游走在沙漠的边缘,途径25公里左右时,两边是白花花的盐碱地,像积雪一样。 到库尔勒后,参观了铁门关,看到了孔雀河上的水库,感觉水量还是很大的,不知罗布泊的干涸与孔雀河上的这些水利设施有怎样的联系。 由于要去哈尔滨参加一个研讨会,丝路行程不得不就此结束,19日从库尔勒飞乌鲁木齐,转机回到北京。 19日同行的其他人乘车前往乌鲁木齐,途中游览了博斯腾湖,在乌鲁木齐逗留期间,再次游览了天池,上次我们到天池遇到大雾,看不到水,只能看岸边的石头。 回来后听他们讲了博斯腾湖的壮观和天池的美丽,留一点遗憾,下次再来。 胡杨林 胡杨林 胡杨林 胡杨林 铁门关牧羊的大叔 他的羊群 他的羊 还有人在河里放鸭子 孔雀河上的水库。

本文引用地址:http://bbs.sciencenet.cn/blog-76847-610688.html ......

阅读全文(992) | 评论:1 | 复制链接

从阿甘正传看英才培养(2012-02-24 16:31:00)

摘要:从阿甘正传看英才培养   ---喻海良 《阿甘正传》,喜欢美国电影的人一定不会错过这样一个经典。讲述了一个智商不高、身体素质较差的年轻人的成功模式。如果这样一个年轻人出现在中国的校园里面,一定是要被开除的,至少不可能被认为是“英才”。首先,由于智商低;其次,身体素质差,缺少运动能力。像这样的一个人,只能进特殊学校。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成功了,而且,最后应该也算得上英才。   他打小被人欺负,为了逃跑,一个没有运动能力的人,被逼成了运动高手;由于跑得极快,稀里糊涂地被大学录取,并代表大学获得美国橄榄球比赛冠军,被美国总统接见;大学毕业后,由于找不到工作,稀里糊涂地参加了越战,成了战场英雄,又被美国总统接见;由于军旅无聊,爱上乒乓球,几年时间后便代表美国国家队参加比赛;退役后,为完成昔日战友心愿,漂泊大洋,成了渔民,却成了亿万富翁;成功后,为了家人和爱情,徒步跑遍美国各大洲,又一次红遍美国……阿甘的成功,固然有其机遇等原因,不能复制,但也有很多方面值得我们借鉴。   首先:可以其他什么都不会,但拥有一项突出技能。阿甘一生可以说只有一项特长,就是跑得快。因为跑得快,上了大学,获得美国橄榄球比赛冠军;因为跑得快,在越战救了很多人,成为战场英雄;因为跑得快,数年时间能徒步跑遍美国,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因此,在大家鼓吹综合素质培养的今天,反思一下专项人才培养也是值得思考的。   第二:专注精神与爱好培养。现在,大家培养孩子恨不得他们什么都会。会跳舞、会唱歌、会乐器、会游泳、会骑马、会篮球、会足球……到头来,孩子是什么都会一点点,但是就是没有一项能拿得出手。相反,阿甘只喜欢乒乓球,因为爱好单一,所以在这方面超级的精通,以至于能代表国家队参加比赛。   第三:傻干。记得一个朋友这样说他的博士期间遭遇,由于很多原因,在博一就换了三四个研究方向,以至于比好些同学都晚毕业。阿甘在海上打渔的时候,一开始什么都没有,但是就是没有放弃,而是一味地“傻干”。以至于在暴风雨来临的时候,他们还在海上作业。最后,等暴风雨过后,他们成了唯一的赢家。 第四:坚持。做到坚持,其实对任何人都很难。但是,通常情况下,只要坚持下去了,就会有收获。在阿甘跑步期间,如果他只是跑一天、一个星期......

阅读全文(1104) | 评论:2 | 复制链接

婚姻的麦田(2012-02-13 16:17:00)

摘要:    很久以前读到一个故事,大概意思是说婚姻和爱情就像在麦田里摘麦穗,每个人都想摘一棵全麦田里最大最金黄的麦穗来,有的人见好就收,走了一半就摘了一棵普普通通的麦穗回来。有的人一心一意要摘一颗最大最金黄的,因为不知前面是否有更好的,所以一直寻寻觅觅,没有下手,等走到最前面时,又发觉总不及之前见到的好,原来最大最金黄的麦穗早已错过了,于是就什么也没摘,两手空空的走出了田地。     这个故事的结论是告诫人们要懂得珍惜,不要到头来一无所获。     但在我看来,这个故事还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爱情是一个过程,婚姻是一种妥协。     故事没有说摘到麦穗以后的情形,就像童话故事总是以“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地生活在城堡里”来作为结束。而经历过婚姻的人都知道,在摘回婚姻的麦穗之后,麦田的诱惑并没有从此消失。       张爱玲在她的名篇《红玫瑰与白玫瑰》里说过这样的一段话:“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对于女人来说,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呢?     当你在同学聚会上见到了一位曾经暗恋过你的老同学,对方事业有成,生活过得光鲜舒适,这个时候,依然在生活的温饱线上挣扎的你会不会觉得家里的那棵麦穗实在是不够饱满,难免会在心里自责当初自己“瞎了狗眼”,居然忽视了途中这株大麦穗,错过了今生的富足和安逸?     当你邂逅了一位和你情趣相投的蓝颜知己,对方风流倜傥、妙语如珠,你的心里会不会“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泛起甜蜜的涟漪?会不会叹息家里那位天天只知道上班下班、买菜做饭的家居男人是如此不解风情,不懂浪漫?悔恨当初没有再多走几步,说不定就能遇上更大更美的麦穗呢?     偶然的机会,你有幸走近了那些叱咤风云的成功男人,看着他们兼济天下的能力和胸怀,想想家里面那位只知道“独善其身”的书呆子,你会不会觉得家里的那棵麦穗太普通了,实在不......

阅读全文(1106) | 评论:0 | 复制链接

五彩滩的那一边(2012-01-07 11:48:00)

摘要:      无论是走西路过克拉玛依绕准噶尔盆地,还是东路经火烧山穿过盆地,最后都会在布尔津住一晚上,第二天才能上山。住在布尔津,人们通常会做两件事:一是到额尔齐斯河边上的夜市去吃烤鱼、羊肉串,品尝地道的鱼羊鲜;二是会去看看五彩滩。五彩滩离布尔津几十公里,在去哈巴河的路边上,号称是“新疆最美的雅丹地貌”。其实新疆有很多非常精彩的雅丹地貌,五彩滩的出名,是因为它挨着额河,并且在旅游路线上。         额河的东岸,是一套陆相的沉积岩。五彩滩最富有色彩的岩石是侏罗纪地层,早年我们在那边工作时,曾经把它误认为是始新世地层。东准噶尔盆地,吉木萨尔北边将军庙一带的五彩湾,也是多彩的侏罗纪地层,因此得名。五彩滩向上靠近公路以及高于公路的的岩石,是始新世-渐新世地层,颜色偏黄而单调,没有下部地层那么好看了。大部分见到的五彩滩照片,都是额河东岸下部的岩层。          站在五彩滩看额河对岸那一边,是河套低地的草地树林,一片绿洲。再往远处看,是缓坡状的山,那是巨大的沙丘,基本上是固定的,部分原因是有额河从这里流过。五彩滩下的河边,有一座吊桥,可以过吉普车。过去我们在那边工作,比如在额河里冲洗砂样时,会早上在河水中泡一个西瓜,午饭时开了,凉凉的好吃。有时也会到对岸的树林中去溜一圈,树荫下凉快。但低地潮湿多植物的地方,蚊子的进攻是很厉害的,它们可以叮穿牛仔裤加人皮,我们挡不住蚊子进攻,赶紧往回撤。每次走过吊桥,看着绿绿的额河水缓缓的流动着,最后到北冰洋去了,我总是会有些感慨。除了在我的家乡贵州外,我已经想不起来在别的地方见过这么绿的水了。          我想说的五彩滩的那一边,不是那片河套绿地,而是那种美丽风景背后的东西。这里附的照片,是2003年拍的,上面没有任何人工建筑物。那时我们可以背着包拎着榔头,从河岸边一口气爬到公路东面的平台顶上。后来再去工作时,发现那不怎么大的一片五彩滩,最精华的部分,被铁栏杆围了起来,又修了些建筑,建了个大门,进去需要买票了。我们一帮人看到那些岩石上埋下的围墙砖基,到围墙建立,想着当年的景色,为这围起来的......

阅读全文(1086) | 评论:0 |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