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五彩滩的那一边2012-01-07 11:48:00

【评论】 【打印】 【字体: 】 本文链接:http://blog.pfan.cn/enc999/53134.html

分享到:

      无是走西路克拉准噶尔盆地山穿盆地,最后都会在布津住一晚上,第二天才能上山。住在布津,人通常会做两件事:一是到额尔齐斯河边上的夜市去吃烤鱼、羊肉串,品尝地道的鱼羊鲜;二是会去看看五彩滩。五彩滩离布尔津几十公里,在去哈巴河的路边上,号称是新疆最美的雅丹地貌其实新疆有很多非常精彩的雅丹地貌,五彩滩的出名,是因为它挨着额河,并且在旅游路线上。

        额河的东岸,是一套陆相的沉积岩。五彩滩最富有色彩的岩石是侏罗纪地层,早年我们在那边工作时,曾经把它误认为是始新世地层。东准噶盆地,吉木萨尔北边将军庙一带的五彩湾,也是多彩的侏罗纪地层,因此得名。五彩滩向上靠近公路以及高于公路的的岩石,是始新世-渐新世地层,颜色偏黄而单调,没有下部地层那么好看了。大部分见到的五彩滩照片,都是额河东岸下部的岩层。

         站在五彩滩看额河对岸那一边,是河套低地的草地树林,一片绿洲。再往远处看,是缓坡状的山,那是巨大的沙丘,基本上是固定的,部分原因是有额河从这里流过。五彩滩下的河边,有一座吊桥,可以过吉普车。过去我们在那边工作,比如在额河里冲洗砂样时,会早上在河水中泡一个西瓜,午饭时开了,凉凉的好吃。有时也会到对岸的树林中去溜一圈,树荫下凉快。但低地潮湿多植物的地方,蚊子的进攻是很厉害的,它们可以叮穿牛仔裤加人皮,我们挡不住蚊子进攻,赶紧往回撤。每次走过吊桥,看着绿绿的额河水缓缓的流动着,最后到北冰洋去了,我总是会有些感慨。除了在我的家乡贵州外,我已经想不起来在别的地方见过这么绿的水了。

         我想说的五彩的那一边,不是那片河套绿地,而是那种美丽风景背后的东西。这里附的照片,是2003年拍的,上面没有任何人工建筑物。那时我们可以背着包拎着榔头,从河岸边一口气爬到公路东面的平台顶上。后来再去工作时,发现那不怎么大的一片五彩滩,最精华的部分,被铁栏杆围了起来,又修了些建筑,建了个大门,进去需要买票了。我们一帮人看到那些岩石上埋下的围墙砖基,到围墙建立,想着当年的景色,为这围起来的五彩滩感到惋惜,感觉就是五彩滩的脖子上被戴上了枷锁。我们曾经聊过是不是该给当地政府写封信,希望不要为了挣钱而破坏自然的景色。我们最后没有写,因为理解当地的人们也要发展,想要过好一点、更好一点的日子。谁都需要钱。现在去那儿拍照的人,已经拍不出整片的五彩滩了,因为必须避开那些建筑和铁栏杆的围墙,在不自然中寻找自然。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的《中国最美的地质公园》一书,封面照片就是取自五彩滩,铁栏杆围墙中一偶漂亮的自然景色。

         有时候道理人人都懂,问题是该怎么去讲,或者能不能讲。当年布尔津夜市刚开始的时候,河边上就几个摊位。那时烤五道黑、狗鱼、羊肉串都是很便宜,也很实惠的,物美价廉。后来人越来越多,就有点变味道了。有一回我们在夜市上点了烤黑鱼,这是比较贵的一种鱼,等鱼烤好上来时,变成了烤鲫鱼,一种最便宜的鱼。我们有懂鱼的同事,一眼就看出鱼被掉了包。同事和摊贩讲理吵架,结果人家把袖子一卷,菜刀抡起来,往案板上卡一剁,瞪着眼要跟我们理论。我们是秀才遇上兵了,再犀利的理也没有刀刃快,只好劝我们的同事,吃鲫鱼就当吃黑鱼吧,反正我们也不知道黑鱼是什么味道,都是鱼。就像科学网上慷慨激昂的大道理,真要碰上抡着刀跟你理论的主,我估计就蔫了,跟我们一样。























阅读(1620) | 评论(0)


版权声明:编程爱好者网站为此博客服务提供商,如本文牵涉到版权问题,编程爱好者网站不承担相关责任,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与本文作者联系解决。谢谢!

评论

暂无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请 登录 或者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