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MM风格有变,俺得有学习型思维2014-04-17 12:51:00

【评论】 【打印】 【字体: 】 本文链接:http://blog.pfan.cn/enc999/54427.html

分享到:

记得前些日子习大大去索契参加冬奥会的时候,俺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情是:“我的时间哪里去了?”难免要自我回顾了一番,发现这些日子读书并不多啊,估计大部分时间都是泡网和睡觉了。以至于伊人要怪我,早先说是每画必有诗,现在画了那么多也不见有诗。看看MM今年以来画的已经不少了,却是没有一句赞美之诗,不免甚觉惶恐。尤其是进入2014年,MM先是接到某杂志告知说,挑选了她的六幅画,用作全年六期杂志的封底。再加上最近画风一变,接连画了几张扇面,虽然我没有特别夸奖,伊人自己倒也很是喜欢。趁这个机会我顺便夸奖了几句:多少人画了几十年,画技画工画艺已臻成熟,也不见得能上了全年杂志封底呢,你有这造化可要知足啊。这么一说,MM顿觉颇有一些成就感,又嗔怪我有画无诗。正好趁了今天2月25日心情爽朗,就折腾点高兴的事情。下班先是约了MM一起咖啡吧吃个牛排套餐,出来旁边店里看见一双鞋见说是不错,二话不说便付了钱,前后不过10分钟买好一双鞋,省了多少逛店时间啊。回到家一不做二不休,准备再搬几幅画上来,顺便在这个春雨飘落的夜里,也看看画快写几句诗。

弦歌洙泗素尊经,洗净铅华雅颂中。

三百谁知夫子意,只今偏爱诵秦风。

长河淡隐寂无声,舸远帆一任风。

独立寒山凝望处,谁知万里别思情。

春回细看新黄,谁把瑶琴寄楚江?

解释东风无限意,清音涵碧入苍茫。

轻舟已过万重山,回望人生也坦然。

总道浮云长蔽日,穷达富贵有无间。 

《梁书.范缜传》有载:萧子良问范缜:“君不信因果,世间何得有富贵,何得有贫贱?”答曰:“人之生譬如一树花,同发一枝,俱开一蒂,随风而堕,自有拂帘幌坠入茵席之上,自有关篱墙落于粪溷之侧。坠茵席者,殿下是也;落粪溷者,下官是也。贵贱虽复殊途,因果竟在何处?”退而作《神灭论》,以为富贵贫贱只是偶然的际遇。

清江如镜树如花,云影山形自在斜。

因果随波相问处,扁舟一叶是吾家。

这最后一幅却是MM在纸上画了一阵扇面之后,忍不住要真的在扇面上描摹一下。不知何时竟买了一把扇子归来,恰好又得篆印鉴,画好加上一个印。恰巧那日桃源赏春新修游步道,见路边碑刻有毛泽东1959年在杭州所写一首《三上北高峰》诗:“三上北高峰,杭州一望空。飞凤亭边树,桃花岭上风。热来寻扇子,冷去对美人。一片飘飘下,欢迎有晚莺。”这诗早几年爬山北高峰时候看见过,记得曾经问朋友扇子美人典出何处?友人答曰不知,其时我也不甚了了。此次又见突然忆起,这不就是汉代班婕妤团扇之典吗?班婕妤《团扇诗》:“新裂齐纨素,鲜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我本科时候同寝室某君,很是喜欢其中两句。那时候没有电扇,夏天总是拿一把芭蕉扇,扇上题“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现在想来老毛在1959年以此典入诗,没有细考不知意何在?是关乎大跃进和彭德怀之事呢,还是想到弃置冷宫的贺子珍?拟或是其他。无话可说,只好画下略题几句:

山似修眉展画屏,轻罗小扇意丰盈。

湖光但觅风和月,聊将丹青寄此生。


阅读(908) | 评论(1)


版权声明:编程爱好者网站为此博客服务提供商,如本文牵涉到版权问题,编程爱好者网站不承担相关责任,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与本文作者联系解决。谢谢!

评论

loading...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请 登录 或者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