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梦想的乔布斯2014-03-11 10:52:00

【评论】 【打印】 【字体: 】 本文链接:http://blog.pfan.cn/enc999/54400.html

分享到:

  这题目是开个玩笑,因为乔布斯在中国太著名了。实际上,题目是“Dream Jobs”(梦想的工作)。新年伊始,IEEE Spectrum在2014梦想的职业栏目中,用几个实例诠释了一句话,“幸福的工程师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工程师各有各的不幸。”这话不新鲜,出自列夫·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妮娜》,大家都耳熟能详。不过,那是说家庭,不是说工程师。但是,现实却与这句话恰恰相反。对工作或职位不满意的人拼命找更加热门而有挑战性的职位,满意自己工作的人用不同方式表达满意。满足可以来自与专业运动员的合作、探索科学奥秘、改进探空、解决再生性能源,或者实现你的幻想。这种情况,在中国好像也很普遍,特简略介绍如下

 

Brandon Pearce41岁,IEEE会员,航空航天电子设备设计者。他对探索人类没去过的地方感兴趣,喜欢看科幻小说,但他看近年来航空航天没有大进展,所以就学计算机,想当一名满意的计算机工程师。他说计算机工程师是航空航天电子设备高级总监。他读了一年大学就退学到一家咨询公司,与硅谷许多公司有联系,而认识到需要继续学习。拿到学士、硕士以后,他在Xilinx做电路板设计,直到2006年。他不忘航天的梦想,加入洛杉矶的SpaceX总部,开始进入管理层,而家住圣.克鲁兹,天天来回整整跑了两年。他的部门负责火箭和太空舱的所有电子设备,包括传感器、通信设备、导航系统和发动机控制机构。每个部件都要耐高温、强烈震动和辐射,而且,要做到单个部件失灵,不致整个任务失败。现在他管整个的研发,下面有60个人。他说,如果你的老板有大梦想,你的工作就会特别激动而有挑战性。

 

JunRekimoto52岁,IEEE会员,自由研究人机交互。在东京的Sony 计算机科学实验室工作。他的研究兴趣是人和电气用具世界的交互。他屋里放个冰箱,里面没东西。但是,他不笑,这冰箱就打不开。他并不关心公司是否会把他的想法变成产品。Sony希望他发明一些顾客想不到的奇怪的想法。他在东京长大,197110岁的时候,买了一本编程的书,但那时既没有PC机,又不能上大学里的大型机,他就在记录本上写程序,就像咒语一样。今天,他除了在Sony的工作之外,坐在东京大学的办公室里当起了教授。桌上电子部件和工具,乱七八糟,一群学生在工作。他主要从事人机交互方面的研究。他在1980年代在东京工学院读书的时候,发现Xerox公司 Palo Alto Research CenterAlan Kay博士的一篇关于图形计算机接口的文章,喜欢上了人机接口。拿到BSMS以后,在NEC研发部找到了工作,做Unix的接口。他不像一般日本人,在一家公司做一辈子,而是在1993年,加拿大亚伯达大学做访问学者回来以后,他发现,由于日本的泡沫经济,使大公司不再有大量研发经费。在加拿大,他对虚拟现实系统有兴趣,需要现实的分层信息,现在叫增强现实。但NEC不可能支持这样的长期项目。他到Sony CSL的时候,他的老板告诉他可以自由研究,但自由研究不容易,要靠他自定目标,自己完成。他的第一个项目叫NaviCam,所谓近场通讯,就是10年以后Sony将推出的电子齿轮。现在他在研究浮动头盔,可以深入灾区。

 

LailaMadrone37岁,IEEE会员,研究廉价太阳能产品,把机器人引入再生能源。她最早的兴趣在航空和空间管理。她在MIT拿到两个学位以后,到了NASA的艾姆斯研究中心,设计机器人,用于火星探测车任务。可是,她并不满意,她希望她的工作有较大的社会影响,所以她转向可再生能源可用的机器人。她希望太阳能能够在发展中国家像用煤一样发电。现在她在OtherLab追求他的梦想。她在GreenVolt工作了几年,设计高精度的机器人,以收集光量子。2009年的经济环境使GreenVolt解雇了她手下的大部分人,于是,她主动辞职,开始蜜月旅游。她发现,太阳能必须便宜才能推广。她的MIT朋友刚建一个公司,叫OtherLab,当时正在一个刚启动的公司和一个学术实验室的交叉路口,于是她参与了公司的开创工作。现在她在OtherLab,非常有文化的一个环境,不像那些硬件公司那么紧张、好斗和自大,这里的人们自信而不自大,有思想而不是那么张扬。她说梦想的工作就是你每天都对它有热情。

 

KarinSigloch38岁,IEEE会员,牛津大学,用地震数据探索印度洋。6500万年前的恐龙时代,印度还漂浮在马达加斯加岛附近,火山喷发,撞击了欧亚大陆,形成了印度洋。这只是一个假说,Karin Sigloch 想检验它是否对。她是牛津大学的地球物理学者。她用地震波的传播数据去影像行星内部。从工程领域去做这种研究,她认为很刺激,很少有人研究。她生长在德国,从小喜欢音乐。用5年在法国拿到电气和计算机工程BSMS学位。2001年进入美国贝尔实验室。在这18个月里,她做无线通讯。她2008年拿到空间和核科学博士学位以后,进入普林斯顿的地球科学实验室。她用计算技术把地震信号变成3-D地区内部图像,在Guust Nolet指导下,开发产生高分辨率图像的算法。数据来自美国从2004年以来的400个可移动地震仪。进入牛津大学以后,2011年她从法国和德国政府拿到更多经费去建立57个深海和37个陆地观测点。她承认,她要是在手机产业或石油公司,她会挣更多的钱。但是,她说那样的话她将没有那么多心理的激动,如果发现某些东西,就回答了那些东西是否存在过的问题。

 

MarkPerry, 30岁,IEEE会员,做专业棒球场上跟踪数据分析和电视图像系统。他看起来像个棒球投手,实际不是,但他加入了职业体协。他工作在加州山景城的Sportvision,这是一家做跟踪运动项目图形系统的公司。他是公司关于棒球的首席工程师,开发软件去分析投掷、击打、和运动员的动作。他在中学时擅长数学和科学,但主要兴趣是棒球。由于背部受伤,无法专业从事棒球运动。2001年进入加州州立理工大学时,开始学习工程,而且学得很好。他说,“我喜欢棒球运动,但是,我不能一样一半,所以我选择了比较安全的路。”在大三的时候,他选了一条错误的路:到与Cisco合作的一个公司的工程师职位,做硬件测试。他觉得对他不合适。经他妈妈介绍,他找到一个实习的位置:写软件。到Sportvesion实习三个月。他对围绕着运动的工作很有兴趣。在这个假期,他开发了高尔夫球手统计数据库和图像显示装入电视广播系统之间的接口。这并不复杂,但都是他做的。2006年毕业后,他就到这家公司工作,为 印地赛车联盟的比赛做软件。它22岁就有机会周游全国看比赛,每年有8个月出差,晚上写软件,一早就要用,没有时间测试。2009年,他领导一个小组开发跟踪棒球投掷的软件,要在电视上显示出来。他现在是要把这套软件用在一流的球场上,也能用在小球场上,而且能实时收集和发送数据和视频到团队。投掷手需要9个参数来描述,包括初始位置、速度、加速度等。他们开发了一个软件,叫Hitt/x,跟踪击中过程。他并不为成不了投掷手而遗憾,他觉得他也是他们的一部分。

 

   从这些例子,本人有如下看法:

1.他们既不是先进,也不是模范,美国不给人戴这样的帽子。他们是普通人。他们的经历对我国的年轻人有参考价值。

2.他们都跳过糟,但都是追求自己一个梦想,很具体,绝不是一个大方向而已。他们的追求主要不以发财、当官为目标,显得比较高雅。

3.他们既不是为生活而工作,也不是为工作而生活。过去我们总是宣传活着就是为了干革命,现在的年轻人想着有房有车,他们追求的却是自己的兴趣、自己的梦想。

请不要误会,我不是说他们一切都好,而是说,他们有我们可以学习借鉴之处。

阅读(826) | 评论(1)


版权声明:编程爱好者网站为此博客服务提供商,如本文牵涉到版权问题,编程爱好者网站不承担相关责任,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与本文作者联系解决。谢谢!

评论

loading...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请 登录 或者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