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大学爱情故事2011-10-03 10:16:00

【评论】 【打印】 【字体: 】 本文链接:http://blog.pfan.cn/edwardguo/52822.html

分享到:

这几年我的记忆力出现了严重的问题,甚至会经常忘记自己的年龄,每当有人问起,要出生年月周岁虚岁的好顿盘算才能得出正确结论,然后会有感慨都这岁数了?可是对于遥远的过去,很多记忆却清晰如昨天,即便这样我也很不高兴,我对出现在自己身上的这个未老先衰的现象深感忧虑。
小时候,二零零零年是理想和未来的代名词,是个原本所有梦想都会实现的日子,美好神秘,遥不可及。生活的河水肆意流淌,冲淡了黑夜与白天的界限。我在波澜中努力挣扎,在琐碎中患得患失,在还没来得及准备好的时候,2000年已经毫不含糊地成为了过去,我却已经遗忘了最初的梦想,恍惚中竟又过去了好多年。
时间咋过的这么快捏?时间咋还越过越快了捏?搂都搂不住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把哥整老了整麻木了它也真好意思。
点一根烟吧,让记忆慢慢浮出水面,让缓缓飘去的青丝去追赶那些渐行渐远的青葱岁月……真能留住什么吗?

  (一)勇敢暗恋
  
  学生时代是人的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这话也只有学生才不明白。
  
  (1)
  跟她的相识是在大学的舞厅里。从我那时对跳舞这项运动的热衷程度来看,认识她也不能算是太意外。
  军训结束不久,我惊奇地发现,学校里还是有一些漂亮女生的,这一发现令我对未来的生活又恢复了些许憧憬。军训时集体吃睡,风吹日晒累得要命,寻思忙里偷闲喵喵女生方队提提神吧,清一色的军装绿和苦瓜脸,一点盼头好像都没有了。“都什么地干活?”“好看的不让招了?”我们在这边拿军人般锐利的眼光给这些女兵的长相定了定位,一番激烈的品头论足过后我们开始绝望,这日子没法过了!用老赵的话说,“这茬女生好像不行,没一个能赶上刘胡兰的!”
  其实我们错怪了这批跟我们同时入学的女生,男在衣服女在穿嘛,当时我们穿的是八路军的军装,就是有红领章的那种,胶鞋军帽五角星,裤腰带扎在衣服外,女生头发不许过肩等等,一踢就是一路正步,一晒就是一个白天……啥好人估计也白搭。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也还是那个月亮,可是这些女生好像还真就不是当初的女兵了,脱下军装化化妆,扑棱扑棱也有几个挺带劲儿的。
  尤其是进了舞厅。学校舞厅里男女比例大致是二比一,即便这样也是除了女寝、女澡堂等那些令人神往的地方之外女生出现机率最高的场所了,殿堂啊!大致介绍一下,我们学校男女比例是7:1,我们系是9:1,我们专业是8:1。综上所述,对于一个审美观正在日益成熟的艺术男青年来说,每周一次的舞会是绝对不该落过的。
  我们寝室小黄总骂我们色狼,也骂自己色狼。他说这世上只有两种男人:色狼和披着羊皮的色狼。当时我是不大好意思承认自己也好色的,所以对小黄的这个观点表示不屑,甚至还抨击过,“啥啥啥呀……也有出淤泥而……不能一棒子……”。小黄擦了擦眼镜盯着我看了半分钟然后宣布世上有三种男人:色狼、披着羊皮的色狼、系扣的。隔壁老赵也借机批评我,“好色还扭扭捏捏地,操!”
  (回忆不难,难的是我想我必须老老实实地回到自己当时的心态!)
  先说说跳舞这件事。怎么说好呢,到现在我也坚持认为:交谊舞这项运动说白了就是给陌生男女一个光明正大的借口可以打着艺术的旗号在音乐声的掩盖下进行亲密接触,勾肩搭背,进进退退,墨迹墨迹,交际交际……又称交际舞,其初衷就是接触异性,跟艺术实在是不搭边,即便有真正为了追求艺术的舞者那也是凤毛麟角,这个就如同那些裸照,茫茫人海中能称作人体艺术的只是个别,大多数往好听了说也就是人体,跟艺术是两码事。
  我这么说有人会不认同我的观点,跳交谊舞起码也算是一种运动吧。跳舞也可以健身这个我承认,不过健身绝对不是目的多说也就是福利就好比干那事也锻炼身体一样。打打篮球好不好咱别自欺欺人了行不?捧个老太太跳一天也能健身我估计可我也得愿意算啊!世界上还没有哪项运动非得男女搭配不可的呢,如果床上运动不算的话。要是规定交谊舞只能男双或者女双而不允许混双搭配的话——估计早绝迹了。
  我这么说不是我歧视跳舞,相反,我觉得挺好,不然哪有什么理由能跟一个有感觉的陌生女生搭讪呢?要么我说舞厅是殿堂呢,你在大街上看哪个女孩不错你搂一个试试?别的不说犯法都。但是要说我去跳舞的目的就是为了占女生便宜,这个到啥时候也不能承认,不过,是不是能在舞厅上有个艳遇啥的这个我一直期待这个我承认。

 

  (2)
  当时刚刚学会跳舞,请女生跳舞是需要一些勇气和一点点霸气得说。舞曲一响如不果断出手,后果只能变成遗憾的东张西望。
  在这方面我比较佩服老四,人长得帅不说,还他妈的温文尔雅,再加上舞艺超群(他有基础,我们现在这点功夫都是他在寝室楼道里手把手教的),尤其是快三的转圈,常把怀里的女生转得花枝乱颤喜笑颜开。(友情提示:快三转圈看起来也挺容易,就那几下子,可实际操作起来有难度,容易跌倒。)
  但是单曲出场率最高的还得数我们寝室老二,比较生猛,基本上能做到稳!准!狠!舞曲刚刚响起,大多数男生还在忐忑,老二已经一路正步一马当先地踢了出去,捧起目标就往舞池里面钻。被人拒绝时心态很好,会马上把目标切换到旁边的女生,就地找回面子,不行就再切换,百折不挠无怨无悔——当然运气不好的时候会被拒绝一溜。而且老二对所有舞曲都具有超强的免疫能力,来者不拒,管你是快三慢四探戈伦巴,一律用他那万能的四步进行处理,快慢也完全用的是自己最胸有成竹的节奏,那叫一个任性!再怎么不讲究艺术讲究美感总得讲究个规则吧?这厮经常看得我心惊肉跳的说实话在舞厅我不太好意思跟他打招呼。
  还有一个出场率很高的就是小黄,也拥有来者不拒的先天潜质,准确地说应该是来者别拒——我来了,你别拒绝我。碰到不服从分配的要刨根问底问个为什么,差啥呀?用他那标准的沈阳口音一口一个“怎地怎地”地问人家女生——这个也不太好,好在这种情况并不多见,因为小黄不挑女生,任你高低长短宽窄薄厚怎么都可以。还经常挖苦我们:“你们这帮色狼,那么挑干什么?不就跳个舞嘛挑什么挑!”
  纯属扯淡。我们都知道小黄的不挑剔是缘于他的视力。两只眼睛都上千瓦,只有在近距离并且长时间的凝视下才能弄清眼前的世界。舞厅里昏暗的灯光加上严峻的形势令他根本就无从分辨哪位是恐龙哪位是天仙,只能凭轮廓判断个大概,有一回还请过一次男生,瘦瘦弱弱的一个,执拗半天才发现气氛不对,差点没把我们哥几个当场笑抽过去。
  提到小黄的视力还得多说几句,问题还不在度数的高低上,他总是配不到合适的眼镜。那次我陪他去医院检查,结果真是匪夷所思:即远视又近视,弱视散光加斜视。当时大夫也笑了,说能这么面面俱到的还真不多见。这个结果令他为自己看人色迷迷的原因找到了一个合理的借口,也为他在舞厅里的从容和淡定提供了生理上的优势。
  把回忆记下来还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再多说几句。小黄是我们屋老六,其实不姓黄,姓郑,但我们不叫他小郑,也不叫他老六,偏偏都叫他小黄,这里面是有典故的。军训时有一天晚上夜谈,好像是从三皇五帝讲起的,到秦始皇那直接过渡到武则天了,因为有人提出这俩人最般配,说他俩要是能赶上再处上最后生个孩子的话地球早解放了。然后又争论了一会儿元清两朝算亡国还是民族融合,整个寝室一起大骂了一通慈禧这个败家娘们儿,深更半夜亢奋异常。最后好像都饿了因为扯到了吃的上面,大家如数家珍地点评着我国的八大菜系,争先恐后地往出报菜名。猴头燕窝鲨鱼翅,熊掌干贝鹿尾尖……吃没吃过见没见过不知道反正每个人嘴里都充斥着山珍海味一片潮湿,有人下地摸黑翻出一袋方便面掰开大家分了。吃着不过瘾继续唠,唠着唠着就下道了,小蜜蜂随口一个“软炸老二”遭到了老二的痛斥,说“家常牛鞭”才算硬菜,于是大家就搂不住了各种下三路都成了大餐。印象比较深的一个是“四喜睾丸”,一个是“阴毛甩袖汤”,大家在讨论这两个哪个更有创意之时小黄说话了,我们还以为他睡着了因为刚才问谁要方便面时就他没吱声,这孩子真是他奶奶的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他说“熘yc”(实在不好意思打这两个汉字,要不是亲耳听到我还以为这词是个书面语呢,没想到被这小子给口头了,行了,大家猜吧,谁能猜到谁流氓。)
  从此,我们就都叫他小黄了。

  (3)
  我对自己的要求比较严格,换句话说是比较挑。四步以外不跳,(其他的还没学会,三步看来得抓紧了)这样一半的机会就没有了;恐龙不跳;太矮的不跳;面不善的不跳……这样下来可供把握的机会实在不多。好在我这人眼神还行,一般都能在中场休息的时候物色好目标,然后若无其事地凑过去,同时心中默念“四步,下曲四步!”
  那天中途我和老四去舞厅外面抽烟,适逢老二小黄买饮料回来,于是也一块补充下水分。
  “你们发现没有,坐墙角那个女的,谁请也请不起来?”老四问大家。
  “钉子户?”我笑,“不能吧,你面子都不给?”
  “不光是我,谁的面子她也不给,不信你们就试试。”
  “长得漂亮咋地?”老二跟我们要烟抽,其实他不会,比较典型的装会,老烟鬼一眼就能看出来。
  “漂亮!里面靠窗户的角上那个,自始至终就坐在那儿没见她动过地方。”
  “什么方向?”小黄也跟我们一块往舞池里望了望,估计是白搭。
  “跟你没关系。”老二往回拉了一把小黄,“交给我了。”说完又灌了口可乐,眉毛一瞪打着饱嗝胸有成竹地走了,小黄也跟了进去。
  “有些女生就是能装。”我说,“这种人还就得老二这样的对付——对着装——对装。”
  “我就奇了怪了,咱老二是哪来的自信,他要是能请动我晚上请你吃包子。”
  “啥?真的假的啊我要肉馅的管够不?”我来了精神。
  “管够——不可能的事儿就老二那两下子——”正说着老二回来了,“冷,太冷了。”
  “咋地了,没装过人家吧?”老四笑着问。
  “一丝儿没动。极好个冷艳了,哪个系的啊?我怎么以前没见过呢?”
  “你真是个饼子。”我用老二的瓦房店话说了一句,“晚上你得请我逮包子。”
  “啥包子,凭啥?”
  “肉馅的,你输了你请!”我把刚才老四要请我吃包子的事跟老二说了一遍,“这事儿都赖你,赶紧地饿了都!”
  “凭啥?”老二听我说完了还问,“凭啥凭啥?”
  “要不这样得了,”老四插话道,“你去,不服你去,你要是能请动她俺俩请你,OK?”
  “OK!OK!”老二替我答应了,“要是没请动你请俺俩。”
  “呵呵,少来这套!你俩脸皮那么厚都白扯我哪行啊。”我坚决反对,不过心里面还是动了一下。
  “你看你那点出息,不就是几个包子嘛?”老四埋汰我,他知道我软肋,不抗激。
  “要不让你俩也长点见识?”应该是个树立威信的好机会,尽管貌似希望不大,不过值得一试。
  “快去呀!”老二催我。
  “等一会儿,这曲是三步。”
  “啥三四五六啊,都一样。你只要能把她请起来,支扒上,不用跳都算你赢行了吧,赶紧去啊!”老二道。
  “我像你那么不尊重妇女啊会不会都敢上?”我在等音乐。在舞厅里真要是碰到自己特别有感觉的陌生女孩,非常想请她跳舞又不想第一个回合就被拒绝的话,这里面有个小窍门。

  (4)
  跳舞就像找对象,是个双向选择。男生挑选自己有好感的女生,女生也会拒绝自己不中意的男生。主动权在男方,决定权在女方。女生不被邀请,心中很失落;男生被拒绝,心里很受伤。
  女生拒绝男生,常用的小伎俩是:不会、有点累、我不想跳,翻译过来都是我不想跟你跳。一般男生会说:教你、就一曲、你大爷的!(最后这句是心理描写。不想跳?拜托,这里是什么地方?舞厅!是让你跳大神吗?)
  女生们扭扭捏捏,含蓄婉转,犹犹豫豫,模棱两可,期待下一个邀请者会更加出色;男生们大大咧咧,勇往直前,不依不饶,死缠烂打,心想这一个我都征服不了如何见江东父老。女生拒绝男生的方式日新月异,男生反拒绝的手段也推陈出新。我碰到过一个另类,竟然说自己身子不舒服。我日!来了?来了你还来?
  恋爱需要智慧,舞厅里面也一样,道理都差不多。有时女孩拒绝你,只是想体现一下她的矜持,你略微坚持下,她就会欣然接受。有时女孩很委婉,让你感觉还大有希望,其实是不想伤你自尊,你穷追不舍,也是枉然。这里面要能揣摩出对方的心思,听懂潜台词,看透对方的眼神,却也是一门学问。比方说女孩一句简单的“我不会”就可能有好几种解释。第一种是真不会,但并非拒绝,只是先打个预防针,其实希望你能教她;第二种是半会不会,女孩可能觉得这个曲子有难度,担心跳不好会出丑,说不会其实是在试探你的水平,你如果很自信说没关系我带你,多半都不会再拒绝(这个类型的碰到老二那式的算是倒了霉了);第三种是会跳就不跟你跳,给你个台阶你赶快下吧。
  这个女生既然不跳舞,我分析十有八九是头一次来舞厅,还属于观摩阶段,也就是犹豫阶段。所以说一定要选一个慢四的曲子请她,慢四的话即便不会也问题不大,很少有人拿不会做借口来搪塞慢四的邀请者。问题是今天这种情况比较特殊,任谁都请不起来,如果是拒绝,她能采取什么样的方式呢?“她怎么掘你俩的啊?”想到这我问。
  “摇头,是不?”老二说完看了眼老四,老四点头。
  “你俩问没问为啥呀?”
  “多余了,就给你一个动作——摇头,你自己去问吧——别忘了,我也要肉馅儿的哈!快去啊!”老二又催我,这小子想到肉包子好像有点时不我待了。
  不说话,光摇头?这该如何是好?到时候我又该说点什么才能打开局面呢?难道我能说你别自己摇了,站起来咱俩一块摇吧?
  老四那么能说会道的还超级帅都没好使,我就能行?想到这里有点灰心了,刚才还是太冲动,何必挑战不可能呢?唉,一会儿过去丢人现眼完事还得请这两个混蛋吃包子,有点不划算啊!不过转念一想高低也还是该去试一下,也好让我知道这个女的是什么鸟变的,再说万一呢——话说回来,老四虽然帅,但是太奶油了。况且我也帅,虽说不太明显,但有身高优势……想着想着自信回来了,办法也就有了。既然你不说话光摇头,我去请她时也不说话光点头,你不是能摇吗,我就在那里点,哈哈,看谁能坚持住。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多情的旋律再次响起,经典慢四。我在两双肉包子般眼睛的注视下转身进了舞厅,阔步走向那个坎坷的角落,那个魂牵梦系的,纠结的未来……

阅读(1393) | 评论(0)


版权声明:编程爱好者网站为此博客服务提供商,如本文牵涉到版权问题,编程爱好者网站不承担相关责任,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与本文作者联系解决。谢谢!

评论

暂无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请 登录 或者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