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大学里的爱情故事2011-10-02 21:27:00

【评论】 【打印】 【字体: 】 本文链接:http://blog.pfan.cn/edwardguo/52819.html

分享到:

  一、

  和男人一样,我喜欢美女。在大街上,我看见美女,目光会情不自禁的跟着她们走,所以我身边的女朋友都是美女,尤其是在大学里。我绝对不是同志,就是觉得美女养眼。美女朋友的追求者众多,他们追求美女朋友时,我是他们必不可少的行贿对象,哈哈,经常混吃混喝,当然了名贵服饰我是捞不到的。美女朋友们羡慕我,说我不用被男生缠。生活的确很轻松,可是有时真的很寂寞,也希望有男生追我,这说明我还是有魅力的阿,女人嘛,都多少有些虚荣。可是……没有。

  我是学理科的,但有一大群文科的朋友,哈哈,文科的美女多。这些朋友中,风铃应该算是比较引人注目的吧,因为追她的男生最多。 而在这些男生当中,凌云是最执著的一个。从见到风铃的第一眼,他就已经无法自拔。

  经常听说男人犯贱,其实女人和男人都是一样的,尤其是美女。追她的人里没一个能看上的,看上的却基本上都搂着别的女生了。风铃就不喜欢凌云,但是两年多来也一直没说明白,就这样一直以朋友身份相处着。凌云曾拍着胸脯跟我说过,他一定能成功。当时那样子真的很像男子汉,我突然看着他入了迷,心里想着:如果有人这样对我多好啊!

  说起这个凌云,他跟我一个系,不过认识他是风铃介绍的,第一次见到他,我脑袋里马上出现一只不怎么肥的大熊!哈哈。他有1米82的个子,单眼皮小眼睛,还戴着眼镜,有些深沉。说他像狗熊,因为他本来就挺黑,还经常穿黑色的衣服,腰板挺的也不直,所以以后我就叫他“熊”。他学习也不是很好,这样的男生,风铃怎么可能看得上啊!

  人总是有耐心的,两年多了,风铃也没给凌云一个结果,凌云那段时间情绪很低落。他从来没有对我行贿过,也从来没有和我过多的谈过风铃,这和其他的男生很不一样,不过我也没想过太多,只是觉得这人挺有个性,我大多时候还是开开心心的和美女朋友们在一起。突然有一天,我接到了凌云的电话,电话那头声音沉沉的:“陪我聊聊天吧,8点我在你们教室等你。”我还没答话,电话就挂了。我天生就是听别人诉苦的命,我从来都没跟别人说起过我的苦,不过仔细想想,我倒是真没多少苦闷,除了我的家庭比较分裂,家事不可外扬,我也从来不说。顺便提一下,风铃七岁时父亲就去世了,所以不光凌云,我也最疼这个朋友。

  我一边往系楼走,一边捉摸着:这小子也开始要贿赂我了阿!哈哈。凌云买了两罐啤酒,只有啤酒!啪啪,两罐啤酒打开了,凌云把一罐赛我手里,举起另一罐,扬了一下头,示意我喝一口。看着他那样子,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就跟着他喝。酒都喝完了,我们竟然一句话没说,太不可思议了!平时我肯定会好言相劝,什么“中华儿女千千万,这个不行咱就换”“不能为了一棵小草而放弃整个春天”啦,早就出口成章了,不过今天我却一句话没说,说不出来。

  就这么干坐着,总得说点什么啊。“啊!熊,咱们去楼顶吧,我经常爬上去,心情不好的时候去上面就会好了呢!”

  我们转移到了楼顶,能见那么远的山,

  “再见!!再见!!再见!!——”凌云突然这么大喊着,我站在他旁边,差点被吓得掉到楼下。

  我好像听到有很多人在说话,往楼下一看,妈呀!楼下聚了那么多人,难不成——我惊恐地看着凌云,他仍然望着远处的山,高喊着,只是声音越来越小了。我一把抱住他的腰!

  使出了吃奶的劲:“熊,你可别想不开啊,你别跳啊!不至于为这点事寻死啊!”这时,几个同系的男生也上了楼顶,一起紧张的看着我们:“有什么事可以慢慢解决,不能这么轻生!”我已经吓得痛哭流涕,“都是我不好,不应该带你到楼顶!”那几个男生跑过来,一把把凌云拽了过去。我却摊在楼顶上,站不起来了。

  “晕阿!我没事,我只是心情不好,上来喊喊,跟我爱的人说再见,我没要跳楼!”凌云歉意地跟那几个男生说。顿时,我也松了口气!

  宿舍快关门了,凌云送我到宿舍楼下,临走时,对我说:“她彻底拒绝我了。长这么大,你是第二个这么紧张我的女人。”表情好严肃!说完,转身就走了。“靠!今天这么倒霉阿!连饭还没吃呢!”我气的要命。

  其实从那天开始,倒霉不仅仅是没吃上饭这么简单了。

 

  二、

  哎!我也没紧张他啊!换了不认识的人,我也不会就让他跳楼啊!晕死!

  这次我是真生气了,气的我睡不着了,在被窝里给萧霄打电话。萧霄是风铃寝室的。应该介绍一下我这帮文史学院的美女朋友。萧霄和我,除了高中三年,我俩都在一起,也是通过她认识了她寝室的美女:陈湘楠,王晨和。我们几个是经常来往的。

  萧霄说:“他俩这样也是预料到的,没事,风玲说他俩还是朋友。”这家伙,肯定是在打着手电看言情,就这一句话把我打发了,也不陪我聊聊。还算是安稳的睡了。上午逃了节马哲课,懒觉到没睡,我寝室那三妞起的早,弄出点声音我当然就醒了。她们三个是系里公认的系花,她们之间不和气,对学习对男人都明争暗斗的,但是她们分别对我还都好。呵呵~~~

  午饭宰了一顿我们班的才女加班花来来,我平时不找风铃她们,就和来来混。这来来有点同性恋倾向,就喜欢我抱她,不过我也喜欢抱。来来说:“风铃应该是想工作以后再找,那样范围更广,找到称心男人的几率能多些,我第一眼看见她就知道她心可不是一般的高!”我心里纳闷了,凌云已经还算可以了,个头样貌不是最差,父亲是包工头,有钱阿!成绩不怎么高,但怎么说也是副班长!风铃还是团支书,挺配的阿!哎,美女的心事我别猜!“哎?来来,你不着男朋友是不是也这么想啊?”我突然反过劲来,坏笑得问她“确切的说——差不多。”她倒很认真。

  七八节课的<空气调节> 上完了,很自然的就去图书馆看书了。TMD还没到期末呢,怎么没座位了,全是一对对的在那装灯!我拿着<读者> 到图书馆外面的台阶上看。我每月都看,看着看着快到吃饭的点了,因为肚子叫了。来来他们编辑部今晚会餐,我最不愿意自己吃饭。找萧霄吧。刚想打电话,不知谁在后面打了我一下肩膀。我“妈呀”一声跳起来,却给后面的人下了一跳。“有病啊!叫那么大声干吗?枉费我跑了大半个校园找你!”还没过一天,凌云怎么心情这么快变好了?

  我说“熊,你没事吧?你是不是真疯了?”

  “大吉利日子,别咒我!怎么也得对得起我妈!”这种情况下,凌云笑起来竟然是憨厚的,真的是憨厚的,不是我用词不当!我晕糊了!

  “走吧,请你吃饭!豆花饭庄。”说着,他拽起我衣袖就走。

  “就我自己么?”

  “嗯。”

  “豆花饭庄?是你经常请风铃吃饭的地方阿!”

  “是啊!”

  “你今晚不会是想喝卤水自杀吧?”

-------------没有回答。到了豆花饭庄,进了经常去的包间。我靠!一堆人!萧霄她们,凌云寝室的那帮爷们。“哎呀!清儿,你可来啦!我们都快饿死了!”最贫嘴的老宋嚷嚷着。里面坐着的孙洋和路越也附和:“让我们等这么久,罚一杯!”

  “靠!谁喝啊!我压根不知道有这么一局儿!临时来找我,当然耽误时间了!要喝也是你们!”我发现自己说话那样子怎么像个女混混。哎!整天跟美女在一块,也学不会她们的温柔恬静,最起码连她们装相的本事也没学来。

  这帮人,包括总拿我当挡箭牌的美女们,也嚷嚷着让我喝,就萧霄帮我,因为女朋友中,就她知道我有先天性心脏病。其实我做过手术已经14年了,按照没做手术时医生说的话,我现在应该当了14年的天使了。身体现在还可以,但不能喝太多酒,可是我喜欢啤酒那种爽口的感觉,而且越品越甜,我最多喝过一顿喝过10瓶,竟然没醉没吐,从此便被看成女中豪杰!

  “好,别吵吵!我喝!”我伸手拿酒——

  “对不起啊,我也来晚了,我甘愿受罚,我也替周清喝!”这话一下子把大家眼珠子吸了过去。邢天牧!这家伙——怎么也来!萧霄她们都开始看我,我酒没喝,脸已经红了。

 

  三、

  不错,我和天牧是彼此的初恋,不过那是刚上大学的时候了,只有短短的两个月,之后见了面也只是礼节性的问候。不过这次看见他,心里格外的紧张了。哎!当初是我追得他,后来——人家想找个漂亮的啊!他真的很帅,很阳光,也有才华,就是因为他,弄得我们寝室的三个系花不和,当然了,我和天牧的事情他们不知道,只有文史学院的那几个家伙知道。天牧刚搬到凌云宿舍几天,他也是我们系的,建筑学专业,我学暖通,凌云老宋他们是土木的。

  今天真是——我跟天牧分了,凌云和风铃也说明白了,现在竟都聚在这间屋子里了!哎!年轻人阿,什么跟什么啊!都是朋友!正想着,天牧咕咚咕咚喝了两杯啤酒了。他不怎么能喝,但是他也知道我的病,唯一知道我心脏不好的男生。两杯下肚,脸红脖子红耳朵也通红了。

  “大家一起干一杯,祝凌云生日快乐,长命百岁,天天走桃花运!”风铃最会在这种场合表现,不过这话她说出来我总觉得会伤凌云的心。

  “你生日?怎么不早说,我没准备礼物!”我突然不好意思了,“准备啥阿?咱们还来这套!聚聚最重要!”他们吵吵着。——后来知道她们女生在风铃的领导下给凌云买的蛋糕,当然我也算进去了。

  就这么闹哄哄的,似乎是在怕凌云受伤的心恢复不回来,事实上,根本就恢复不过来,因为用情太深!我没和天牧坐在一起,被老宋拽到凌云身边了,可是我总是用余光看天牧——还是那么帅,可惜啊我是捞不到的了!他不怎么吱声,可能是一开始喝的猛了。]

  这帮人是通过“友好寝室”认识的。当初老宋他们闲着没事,往文科区拨了个尾数是543的电话号,就打到了风铃她们寝室。碰巧的是风铃,陈湘楠和老宋都在小时候就失去了父亲,所以两个友好寝室格外的友好。萧霄她们在这帮哥们面前也不怎么淑女了,不过今天多了个邢天牧,她们显然有些拘谨,我是不管那一套了,反正这里没有我不熟的。我就像缺心眼似的跟这些爷们一起闹着。

  到后来,我喝多了,不到10瓶。老宋吐了,,孙洋也二虎了,拉着萧霄的手不放,我好像还和凌云和了杯交杯酒。

  那段时间,因为校园里发生了一起强奸案,所以每晚警巡逻,大门也老早关上。我们没得选择——只能翻墙。我晕糊的不行了,不知道谁一直抱着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把我弄到墙那头的。但我记得我们遇到了警车,我挣脱抱着我的人,说:“嘘!别扶着我,不然他们就看出来我喝多了!”然后我走了两步,就倒了。接着就是早上醒来,在自己的床上,三个妞已经上课了,我准备逃一天课。

  打开手机,收到邢天牧的短信:“你重了至少10斤,我胳膊都抬不起来了。”哈哈昨晚是他照顾得我啊!我心里美的都不行了。

 

  四、

  曾经和天牧在一起的日子很短,也许正因为如此,没有痛苦,更多的是快乐。我们应该算是一吻定情吧。

  一开始天牧就知道我喜欢他。大学的第一个冬天里,我和天牧、天牧的死党和他女友一起吃饭,酒足饭饱,早已过了寝室关门的时间,我晕呼呼的告诉老板娘,我们在这过夜。老板娘给我们准备了个火盆,我们就躺在椅子上,确切的说是天牧坐在椅子上,我腿搭在椅子上,身子躺在天牧的怀里。这种时候,青年男女应该是很容易犯错的阿!不一会儿,就隐约听见萧霄那边的呻吟声。第一次真真切切听见这样的声音,心里真的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由于天气很冷,天牧紧紧地抱着我,还问我冷不冷,我温暖的都快死掉了阿!他把有些凉的脸贴在我的脸上,我伸出手去摸他的另一半脸,说要给他暖暖。突然,天牧吻住了我的嘴唇,我顿时清醒了。他使劲的问我的唇,我快窒息了,嘴唇也好疼。就这样,我们的初吻我们的初恋都给了彼此。那一次,印象好深刻,我们什么也没做,就这样吻着,还不是真正的接吻。不久我们有了第二次真正的接吻,也是最后一次。

  我们的恋爱只有两个月,只有吻,没有其他的任何进一步的举动,现在想想,真是难得啊!天牧已经是过去时了,我现在的生活重点是过好现在,展望未来!

 

  五、

  收拾完毕,快到中午了。照照镜子,恩!还可以,没有黑眼圈!今天心情大好,本以为会很难受,不能去上课,现在看来,还是去上吧。下午有专业课,最好是不逃。我总逃课,但基本不逃专业课,什么马哲毛概邓小平理论我都逃,可到了期末考试,我分数都比别人高,交的论文也比别人拼凑的好,那都是突击出来的。但是专业课就不行了,别说是逃课,就算是每节都认真的听,考试仍比较吃力,曾经还挂过科。这也算是比较完美吧。都说上大学,如果不挂科,不得次奖学金,不谈次恋爱,就等于白过大学了。这三样我一样没落,算是没有白过大学。

  中午让来来给我捎了个包子,又跟她去校园商场买了一堆零食,准备下午上完课就去理阶看电影,今天周五,放的是《office 有鬼》。我不敢看恐怖片,怕把心脏病吓坏,但是来来不知道,而且她就喜欢看,就让我陪,她说这片子不太吓人,而且演员里有我喜欢的舒淇和莫文蔚,我就同意了,反正也没事做。

  这次真是被来来骗了,我吓得心都快蹦出来了,周围的人没被电影吓着,都被我叫唤的吓着了。终于放完这片子了,来来接了个电话,说有个学妹请她吃饭,那个学妹刚进编辑部,当然要和领导套套近乎,要知道来来可是编辑部的部长啊!来来让我陪她一起去,这样的局儿我可不想凑热闹,死活没去。周末系楼的人更少了,我准备去系楼呆会,还有2个月考英语四级,去看看书吧。果然教室没有人,看书好无聊,我英语学的还可以,过四级没什么问题。哎呀!郁闷阿,可是今天还真不想找萧霄,就想自己呆一回。天渐渐黑了,我拿了一大袋瓜子,去了楼顶。

  爬上梯子,脑袋刚刚露出楼顶,“啊!!妈呀!”我看见一个黑影在楼顶慢慢的移动,我刚刚看完恐怖片,这个时候我差点昏过去,胳膊支在那不听使唤,一动不动,就觉得心脏似乎停止了跳动 “别怕!我是人!”那黑影说话了,“我不是鬼,我叫凌云。”我慢慢回过神了,“你想吓死我啊!”我气急败坏的说,“啊?周清啊。早知道是你,我就不说话了,直接过来吓唬你!”他一边幸灾乐祸一边过来拽我上去,我甩开他的手,一下就上了楼顶。

  “你上来干嘛?不是专门来吓人的吧?”

  “没有,今天人少,上来舒舒心。你来干嘛?心情不好么”

  我瞅了他一眼,觉得他今天心情应该还算平静。“我哪像你!老心情不好,我就是闷了,上来溜达溜达。”

  “你应该找个男朋友陪陪你了。”

  “哎!像你这样的丑男都喜欢美女,我哪里去找啊?”我故意气气他。

  “邢天牧不错,我给你们俩牵条红绳。”

  他这一说,我心里咯噔一下,马上恢复平静:“少来了,追他的女生那个不比我强啊。而且——我也不喜欢他那样的。”违心说句话。

  “你也少来了吧!那天你喝醉了,我去扶你,你说什么也不让,弄得我真没面子!你就让邢天牧搀你,谁看不出来怎么回事啊。”我打了他一下,让他别瞎说。他说回去以后他们就盘问邢天牧,天牧没多说什么,支支吾吾的,但有句话让凌云记忆犹新:周清肯定是个好老婆,将来谁娶了她要享几辈子修来的福了!实话说,凌云告诉了我这话,我真的一晚上没睡着,我在怀疑天牧是不是想在和我和好,但是很快这想法就消失了,因为不久我看见天牧和一个经管的女生牵手了。

  我们从来都没说过这么多话,咋眼快到十点了。凌云送我到寝室楼下,临走时,跟我说:“我怎么没看出来你会是个好老婆?”“哼,你整天注意别人,当然看不出我了!”“好,那我以后多注意你。”摆摆手,他就走了。

  “多注意我?不会是看上我了吧?靠!怎么可能,别美了!”我自己都觉得好笑。回去就说给来来听。来来给我建议:“你别跟他太近乎啊,他是刚刚失恋,找你是排解郁闷呢。再说你如果总跟他在一起,那谁陪我啊?”“啊!?你就不能安慰我一下!就说他是真的看上我了,让我也有点自信啊!真是的,不够意思!”“我对你好还不行啊!明早一起吃饭。”来来就是不按我的心儿说话!其实我真的很笨,同寝室的人都说来来有点同性恋,肯定是看上我了,我以为她们拿我开涮,没在乎,直到后来,事实胜于雄辩。

 

  六、

  日子过的挺快,不同的是我感觉我们班和土木专业在一起上课的次数好像是多了,经常看见凌云老宋他们,也和他们吃过几次饭。因为要考试了,所以不经常打扰萧霄她们,通常是和凌云,老宋还有孙洋一起吃饭。找萧霄她们一起去海边玩了一次,那次带了来来,来来跟我形影不离,她不会游泳,说什么也让我保护她,不过看在她魔鬼身材的份上,我拚了命也愿意保护她了。老宋嫉妒的就差把我扔水里喂鲨鱼。风铃不小心把脚扎破了,我看到凌云很心疼得样子,想过去帮她又没去,老宋和王晨和把她扶到了毯子上,给她贴了创可贴,凌云这时候跳进海里游泳去了。我和来来在水里,我扶着她的救生圈,她得意地说:“看见没?心疼了,跑到海里流泪去了!”我突然想起一句话:水对鱼说:“我能感觉到你的眼泪,因为你在我的心里。‘因为风铃脚受伤比较严重,我们很快结束了那次活动。

  凌云也单独找我吃过几次饭,那次海边活动结束后,又请我吃了一顿,然后又去了楼顶。楼顶上覆盖了一层小石头,有红色的白色的,黑色的,棕色的,凌云低着头在摆弄那些石子,最后摆出个527,我不明白什么意思。他说他喜欢这几个数,肯定能中500万。我说那好啊,我爱527,我就用红色的石头摆了个心形,把这3个数字围了起来。他说:“周清啊,我喜欢这三个数,你就把它们用心围起来,你是不是也喜欢我啊?”我吓了一跳,“怎么可能啊?看你闷才来陪你啊,别自作多情啊!”

  “是啊,我是自作多情了。我以为我永远也不能放下风铃,不过今天在海边我觉得我可以,我大部分时候都在看你啊。你游泳好难看啊!”我的觉得我耳朵肯定和那石头一样红了,心脏也快跳出来了,好像比当初天牧吻我的时候还要紧张。“你今天拿的胡萝卜汁,是我最爱喝得,你是第二个给我胡萝卜汁的女生。我上次说你是第二个紧张我的女生,其实第一个是我妈!”他说话没有看别处,就看着我,可是我不敢看他,我想不到会这样。有什么害怕的呢?我就是乐于助人啊!看见朋友有难想帮忙啊!哎!“熊——” 我不知道说什么,凌云说:“邢天牧说你会是个好老婆的时候,那种眼神——我说不上来,反正让我看了,感觉好像再说我的老婆,心里不好受。这两个多月来,我总让你陪我,但你都没有怨言。”“熊,不是你想得那样,我是——”我说话都结巴了,我想风铃她们应对这种场面一定自然。凌云一把抓起我的手说:“周清,为什么没有早点认识你呢?”我抽出手,仓惶而逃。我跳下梯子,在转身的那一刻,我看见了邢天牧,还由于他牵手的女孩儿。

阅读(1530) | 评论(0)


版权声明:编程爱好者网站为此博客服务提供商,如本文牵涉到版权问题,编程爱好者网站不承担相关责任,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与本文作者联系解决。谢谢!

评论

暂无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请 登录 或者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