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职场在路上:你希望与谁一起出差2012-11-01 09:25:00

【评论】 【打印】 【字体: 】 本文链接:http://blog.pfan.cn/enc999/53860.html

分享到:

    在职场生活中,出差是一个特殊的情景:你有机会和领导近距离相处,有机会和日常工作之外的同事密切接触,甚至有机会发现他们和每天端坐在办公桌前完全不一样的另一面。千万别小瞧这些路上的点点滴滴,有时候一个微妙的细节或许就能成为你职场成败的转折点。

  不可逾越上下级关系

  陈平在一家小有名气的电子仪器公司工作,因为是搞技术的,所以入厂5年来出差的次数并不多。就这有限的几次出差,对陈平来说却是绝好的职场教科书,经验教训皆由此而来。

  陈平当年刚进公司时是颇为自信的。名校名专业背景,业内一流的经验,又年轻,按说他应该在“种子选手”行列,三五年内完成普通职员到中层进而中上层的晋级。可是陈平兢兢业业地干到第三年,晋升的事还丝毫看不出苗头。说起来,竟然坏在一次陪上司出差的路上。

  那次是和公司人事部主任去厦门搞校园招聘。这是个相对轻松的活儿,工作结束后大家都比较放松,喝酒打牌,称兄道弟。陈平发现平日里总是端着架子的主任其实也挺亲民的,上下级之间的距离一下子近了许多。就在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他们突然接到老板指示,行程里多出广州一站。

  主任吩咐陈平改机票订旅馆。对身为驴友的陈平来说,这根本是小事一桩,在常去的旅游网站上三下五除二便搞定了。然而大晚上赶到广州,办理入住手续时陈平才发现自己忙中出错,竟然订了间大床房。前台又表示这两天广州有展会,客房全满没法换。

  大半夜的,就不折腾换宾馆了吧,反正俩男的也无所谓,陈平想。何况以前出差也不是没发生过这种情况,技术男们不讲究,各自抱床被子便鼾声如雷了。

  “主任,咱们只能挤挤睡了。”陈平笑嘻嘻地说。主任也不言语,只嗯了一声。陈平后来回想,这一声“嗯”其实意味深长啊。可当时他完全没意识到,没心没肺地倒头便睡。第二天醒来见主任黑着个脸,陈平也没在意,心想也许是自己打呼吵到主任睡觉了。

  回来没多久便是新一轮人事调整。大家都以为陈平会稳当当晋升科长时,他却意外落选了。相熟的前辈私下告诉陈平,人事主任觉得陈平做事不稳妥。“说你太毛躁,连订个房间都出错。”

  陈平想起当时主任种种明示暗示的表情,这才恍然大悟,“恨不得找块豆腐撞死”。

  “看似粗心犯的小差错,其实还是跟自己职场阅历浅,经验不够有关。”陈平总结。他当时还是有很多弥补错误的机会的,比如先征求主任意见是否需要换宾馆,可以以睡沙发打地铺来表示对领导的尊重等。另一个心得是,“领导可以在酒桌上跟你称兄道弟,但领导毕竟是领导,不是跟你一起加班挤班车的兄弟,千万别给点儿阳光就灿烂,擅自逾越上下级关系。”

  吃一堑,长一智。职场的经验都是在一件件小事中日积月累的。陈平后来升任技术主管,却也跟一次出差有关。

  当时公司要从比利时引进一条新生产线,陈平等技术骨干被送到欧洲培训两个月。其间大家接到通知,说大老板要来待一周时间,与比利时厂商洽谈,并看望大家。陈平和同事们都明白,合同早已签好,看望下属也不过是名目,说白了就是大老板自己想出来转转了。

  老板点名周末去罗马,陪同的任务落在陈平身上。虽然大老板平日里甚是亲和,但这回陈平可不敢大意。

  机票、旅馆、出发时间、相应的交通工具、景点周边的走马观花,各个点的衔接都要妥帖。陈平足足花了近一周时间,才搞定这些琐碎事项。因为攻略准备得详细,时间安排合理,老板一路轻松愉快。

  中间也发生过小插曲。他们在罗马近郊遭遇无良司机,10分钟的车程被绕路,走了将近半个小时。陈平心知不妥,一边装糊涂让司机往热闹处开,一边用手机搜索地图。到了人多的地方,陈平立刻拿出手机指责司机绕路,并拨打报警电话,结果司机连车费都没敢要就跑了。老板大赞陈平机警。

  三天两晚的罗马之行圆满结束。陈平终于松了口气:“行程看起来轻松,其实也是个向老板证明自己能力的机会。”果然,老板回去就赞陈平不是个头脑简单的技术男:“外语好,擅交际,统筹安排能力强,是个可塑之才。”

  3个月后,新生产线上马,陈平被提升为技术主管。老板钦点的。

  “客场”最考验团队协作

  钱钟书的《围城》里有一段名言:“旅行是最劳顿、最麻烦、叫人本相毕现的时候。经过长期苦行而彼此不讨厌的人,才可以结交朋友……”对马晓丽来说,经过出差而彼此不讨厌的人,才可以共事。

  马晓丽在市场部任职,出差是家常便饭。印象最深刻的是入职后的第一次出差,跟同部门的赵姐一起去跑客户。在义乌碰上个好酒的客户,非要每个人都挑瓶酒喝干,“买卖成不成,酒瓶说话”。马晓丽初入职场,哪见过这阵势。一紧张,一杯啤酒下肚就开始犯晕,一瓶是无论如何都干不完了。客户好面子,见强行劝酒无效就露出不悦的神态来。赵姐到底是“老江湖”,见状立马站出来周旋,气氛这才活跃起来,马晓丽也被放过去了。

  散席后一回到宾馆,赵姐就冲到卫生间狂吐,马晓丽心里又感激又愧疚。想到次日上午要跟部门经理电话会议,下午还要跟客户商讨合同细节,她不忍心辛苦赵姐早起,就独自一人开夜车,把各种材料该修改的修改,该翻译的翻译,然后分门别类准备好。第二天赵姐起来一看,案头工作堪称完美,连说感谢。

  一个主打外联,一个负责内务,马晓丽的第一次出差顺利完成。她和赵姐也因为合作愉快而成为部门里的好搭档。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手上一有项目,她俩都愿意找对方合作。“我们常说团队协作,其实出差是最考验团队协作能力的,因为身处"客场",同事之间的相互帮衬尤为重要。”

  一年前赵姐跳槽去了别的公司,马晓丽依旧奔波在出差的路上。她和大部分同事合作愉快,但也有几次苦不堪言的经历。总结起来,马晓丽最怕的一类搭档,就是任性娇气型的。

  刘珍珍就是这样的典型。她是部门新招的大学毕业生,平日里总是细声细语很温和的模样。但马晓丽只和她出了一回差,就发誓再也不要跟她共事了。

  那次是去济南。刘珍珍从到宾馆开始就一直皱着眉头,一副受苦受难的模样。先是抱怨宾馆卫生间有怪味,叫了服务员折腾着要换房间。换了房间仍不满意,嫌这里太破旧,那里不干净:“这哪够得上三星啊,真不该订这里。”马晓丽起初也没在意,以为她是第一次出差不懂事,解释说这家宾馆离客户近,又是公司的协议宾馆,可以拿到最优惠的价格。

  没想到下楼吃饭,刘珍珍又不停地抱怨。嫌弃碗碟不干净,要了热水不停地涮,惹得服务员直翻白眼;嫌弃饭菜不合口,扒拉两下就靠在椅子上作痛苦状:“哎哟晓丽姐你怎么能吃得下?”

  马晓丽没好气地想,公司派你出差是来干活的,又不是来旅游享福的,有什么好抱怨的啊。

  之后也是麻烦不断。走路,没走多远就喊累,走一刻钟歇一刻钟,到后来马晓丽恨不能把她扛在身上。睡觉,晚上九点半就喊困,忍不了房间里开着的电脑,说是光线太亮,影响睡眠。气得马晓丽只好跑到卫生间里上网跟朋友诉苦。

  单是娇气也就罢了,更让马晓丽头疼的是刘珍珍的任性自我。客户招待吃饭,山东人好客,上桌就先敬酒。刘珍珍把酒杯一推:我不喝。客户笑眯眯地劝,那就喝一小口吧。刘珍珍坚定得很:我不喝。客户举着酒杯愣在那里,端着也不是放下也不是。马晓丽赶紧打圆场,又是代喝又是敬酒,费了好大劲儿才让尴尬的气氛缓和起来。

  马晓丽体谅刘珍珍是职场新人,当初她不也是靠赵姐帮忙挡酒才过关的吗。回到宾馆,她以过来人的身份委婉地告诉刘珍珍,出差在外要多想想公司的利益。

  “晓丽姐,我不是不会喝,我酒量好着呢,就是不爱跟他们喝,特讨厌死乞白赖劝酒的那种。”刘珍珍一脸不高兴地说。

  马晓丽惊讶得合不拢嘴,而更让她吐血的话还在后面。“晓丽姐,我这个人是不喜欢应酬的,不如这样吧,以后我们分工合作,事情谈完了我就先回宾馆,你跟他们去吃饭好了。”

  马晓丽只觉得天雷滚滚,这是哪门子分工合作啊。工作又不是买菜,喜欢的就捡,不喜欢的就扔给别人。她不得不严肃地告诉刘珍珍,跟客户吃饭是大家共同的工作,如果缺席不仅是对客户的不尊重,而且会直接影响公司的订单。刘珍珍这才不情愿地点点头。

  各种哭笑不得,但总算把出差的任务完成了。马晓丽正在收拾行李,刘珍珍突然提着行李箱过来说,还有半天空闲,她要去青岛看同学。马晓丽觉得这太匆忙了,明天中午的飞机,可别误了。但刘珍珍执意要去:“肯定误不了,明天我们直接机场见。”

  结果第二天在机场,马晓丽左等右等都不见刘珍珍的身影,打了无数次手机也没人接,只好自己先回上海了。

  飞机落地后马晓丽收到刘珍珍的短信:晓丽姐,我赶不回去了,所以买了晚上的机票,直接从青岛飞回去。

  马晓丽看着短信,恨不得大叫:你倒是早说啊!

  这趟出差之后,马晓丽在工作中就尽量不与刘珍珍有交集,因为“实在吃不消”。

  刘珍珍后来很快从公司辞职了,理由是不适合。不久之后,马晓丽忽然收到刘珍珍发来的邮件,说晓丽姐你人脉广,要有合适的公司帮我推荐。马晓丽敷衍地回复了邮件,心里暗想:就这脾气性格,谁敢啊?


阅读(776) | 评论(0)


版权声明:编程爱好者网站为此博客服务提供商,如本文牵涉到版权问题,编程爱好者网站不承担相关责任,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与本文作者联系解决。谢谢!

评论

暂无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请 登录 或者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