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狂情燃尽终成灰 --池莉《香烟灰》读后感2011-12-22 10:25:00

【评论】 【打印】 【字体: 】 本文链接:http://blog.pfan.cn/enc999/53084.html

分享到:

读了池莉小说《香烟灰》,有点感慨。可能是小说那语境场境情境激活了我的深层记忆,更主要的是,小说所说与我所思似有相通。

  小说主人公詹国滨的人生,是香烟灰的人生

  用詹后妻的话说,詹国滨就是香烟灰,自己以为自己很有火,其实连自己也照亮不了,就是一段香烟灰。 詹的人生两段经历:武汉知青到江陵,荆州教师回江城;做了两件大事:狂热少年,革命造反,红旗楼顶插红旗.孤寡老年,疲惫不振押房产,胡吃海喝中风亡;两个老婆却孤独一人:乡村教师,城市姑娘,先后离弃;两个子女却无人送终,均改姓他名离他而去。最终,“波浪欢腾,都不是他的”,他只能在孤独中进入了不知道是地狱还是天堂。

   灰之所至,缘于狂情燃尽

   在史无前例的狂热年代里,他红旗一插名天下;在激情燃烧的年代里,他抢来民兵连长未婚妻,联姻公社书记女,读完师专留荆州。在“新的春天”的年代里,他激发“野兽般的革命性”,抛妻弃子回武汉,当上“革命伙伴”的老襟。然而,在“走进新时代”的年代里,他怎么也“走不进”新时代。"一杯茶几支烟,一张报纸混半天”,提前退休享清闲,照张照片像囚犯。他成于辉煌。16岁辉煌的壮举,带来了他高昂的自信,终生念叨不能忘。因为这次辉煌,他幸运留城武汉。因为这次辉煌,他自信地抢人未婚妻,爱上朋友妹。他败也辉煌。因为辉煌,他不能接受工作安排,选择下乡,因为这次辉煌,他认为自己应有资格上最好的大学,却被”太自私和狡猾“的农民掌握了命运。因为“再提16岁的辉煌”,因为“早已成为历史的“文化大革命””(注:柳熹西语)“一个有理想有才智充满革命激情的男子汉”不能投身于“遍地是黄金”的改革开放大潮,他做不到“有志气出去创业,去赚钱让老婆孩子早日达到小康”。最终孤单一人,放开本能,将房产抵押,预支“拥有受人尊重的愉快生活方式”,过把瘾就死。

  詹国滨是一类人的代表

  或者说,他代表了相当一部分人的部分思想。这类人一直不能从狂热的理想主义时代走出来,更不能走进“俗气的金钱和物质”的现实主义“新时代”。但是在这个“新时代”里他们却本能地“打开了魔鬼的潘多拉盒子”,俗气地恣意地预支玩火自焚。他视前妻为噩梦,嘲笑蔑视曾经的“革命同伴”,又认为忙于生计的妻子荒诞可笑,最后将“遗产”押给自己的“革命粉丝”换快乐。他瞧不起“革命领路人”的鲁火种“穿着80年代初期时兴过的丝光袜子和小方头皮鞋”,自诩“我,两个老婆,还搞了火锅城漂亮小姐,很多小姐”,而“你,不就是一个老婆子,胖婆子”。对造反时代的“梧桐树,红旗楼”抱有强烈的感情,却对抚养儿女等现实“俗事”“冇得规矩”“冇得误会”“冇得房子”“冇得钱 ”。

 狂热的理想主义害人终生

   狂热的理想主义和理性的现实主义是一对永恒的矛盾。人类社会,--任何时代,任何国家,甚至可以说我们任何一个人身上--都会有理想主义的基因。但狂热的理想主义害死人,害人害终生,并且还会转祸他人、遗祸后人。狂热的理想主义者幻想乌托邦,追求天朝天国,但是他们其实“连自己也照亮不了”;他们看不惯腐败和不公平,但是一有机会,自己却糜烂不堪;他们言必称一大二公,行却自私自利,连抚养儿女都不尽义务;他们造反斗志昂扬,生活焉焉耷耷,造反心怀天下,生活孤家寡人。一朝革命,终生“冇得规矩”。

 最近网络上有名人说,文化大革命不会重演,我觉得未免武断。至少没有人能提供论据来论证这个命题,证明它为什么不会重演。如果我们对文化大革命的否定不够彻底,从中受到的教训和反思不足,文化大革命还会以某种形式重演。我们很多人又会变成詹国滨。所以,温家宝总理说改革的部分阻力来自于文革思想遗毒,是有非常深刻道理的。人们常说,文化大革命是史无前例的,我最近的思考不同意这个说法。实际上,在古今,在中外,“文化大革命”之类的人类实践,反反复复,复复反反,多少次,名字不同形式不同程度不同而已,既不是史无前例,也不敢说是后无来者。我们必须时时刻刻坚持不懈地和狂热的理想主义作长期斗争,我们每一个人,自己也要用理性的现实主义“本我”同狂热的理想主义“狂我”作自我斗争。

 最后,如果没有什么侵权的话,请允许我,将--自由主义思想家哈耶克,悲剧思想家顾准,以及我的黄冈老乡“国际囚徒”陈久霖---的一些说法,“组装”成下面的一段所谓定律吧:

 人间没有天国。如果有,可能在地狱的隔壁。如果,欲上天堂却下地狱,那也是美好的愿望把我们带入地狱之门的

 是为感。


阅读(1817) | 评论(0)


版权声明:编程爱好者网站为此博客服务提供商,如本文牵涉到版权问题,编程爱好者网站不承担相关责任,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与本文作者联系解决。谢谢!

评论

暂无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请 登录 或者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