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活着便精彩2011-05-16 17:47:00

【评论】 【打印】 【字体: 】 本文链接:http://blog.pfan.cn/yuqiexing/52548.html

分享到:

昨天是生命里美好的一天,虽然没有收获“多多”,但是我还是收获了很多。

 

     昨天中午参加了师姐的婚礼,看着新人在洁白的毯子上深深的一吻听着胖胖的司仪有力的话语,我为幸福而激动当晚陪lp看了《最爱》,看着两个生命最后时刻为了爱情的信仰而聚在了一起听着在身后咫尺的火车隆隆声和自己内心的呐喊声交织在一起我为活着而欣慰

 

     当我拿着待会要带回去给lp的喜糖,听到司仪最后说:

    “公历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就在这长江之滨,这对新人完成了他们一生一次,一次一生的幸福典礼亲朋好友们,让我们再次把自己的掌声化为祝福,送给他们,鲁刚,田一”。

     我笑了。

 

     当我看到赵得意和商琴琴含着喜糖,听她最后喃喃自语

    赵得意,商琴琴,自愿结婚,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有关结婚的规定,特发此证。赵得意,商琴琴,自愿结婚,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有关结婚的规定,特发此证。。。。

       我哭了。

 

附其他影评:

 

“我们结婚吧,趁活着!”——两个艾滋病患者如是依偎着度过了生命的最后一段时光,品尝独有的爱情滋味,残酷也美好。尽管顾长卫导演本人都说这是一部爱情电影,但我还是觉得“活着”的意义要大于“结婚”,如果仅从爱情的角度来看《最爱》,无异是一种浪费。


顾长卫很喜欢给卑微的角色赋予尊严,用看似离谱的信念支撑枯萎的生命,为苍白麻木且沉重的背景空间注入强烈的戏剧色彩。《最爱》的结婚证,《孔雀》的降落伞,《立春》的歌剧,描写的都是卑微者的信念。大多时候这样的电影会让观众很揪心,不自觉的跟着故事和角色感到心痛,然后思考这种信念是错还是对,在面临相似的人生苦难时,应该左行还是右行,社会的秩序和生命的本能,到底要怎样才能达到平衡?
这些疑问,大体就是顾长卫电影的主题。和前两部作品相比,打上主流商业标签的《最爱》丝毫没收敛,而且表现得更为疯狂,从选题就能看得出来,边缘化的事件背景,另类的视角,大牌的明星,艾滋病和爱情两个极端的话题,很考验创作的勇气和功力。

 

“得意一天是一天。”——《最爱》成功的塑造出在死神将至时活出精彩的几条人命。郭富城饰演的村民赵得意是核心人物,他的人生哲学在遇到章子怡扮的商琴琴之前和之后都一样,在痛苦和卑微中自娱自乐,或者说是自欺欺人的隐藏悲伤。他的爸爸——陶泽如扮的老柱柱是影片中最大的悲情人物,一个怀着负罪感和悲悯感的老村官,负罪感来自大儿子——濮存晰演的赵齐全出于私心,把热病带给了乡亲父老,悲悯则是二儿子赵得意就是间接受害者,病情已回天无术。老柱柱的余生只能马不停蹄的赎罪,赵齐全越是变本加厉,他的罪就越深重,风烛残年般的老态显现着真正触目惊心的轮回。


和老爹相比,赵得意要潇洒得多,没有老爸的忍辱负重,也没有哥哥的利欲熏心,他的人生极简单,房顶上把手伸进商琴琴的毛衣,和商琴琴在没人的山顶野和,进仓库里偷欢,被捉奸后出来能厚着脸皮跟大说“见笑了”,还有“琴琴去,我就去”这些朴素的泡妞手法,以及形同儿戏的同居生活和结婚,把人物性格变得嬉皮笑脸的同时,也制造出更强的悲剧效果。他和商勤勤的爱情越是卑微,就越是疯狂、越是灿烂,扪心自问,可能每一位观众都不比他俩更懂得生活和爱情的意义,当然,我们也不会希望以这样的方式去体验人生。

 

这场建立于苦难的爱情,最感人的段落要属郭富城在火车前狂奔的场景,短暂的活力飞扬;一对新人在破房子里的新生活,短暂的温暖甜蜜;以及拿到结婚证后沿途发喜糖的段落,短暂的吐气扬眉,生命和爱情在这三个瞬间得到了最美丽的绽放,令人为之动容。相比之下,结尾处两人在弥留之际相偎取暖的镜头,不够柔和,手法略显生硬。


最后不得不提群星塑造的众生相为这场爱情提供了有力的支持,孙海英记载数十年不为人知的故事的红色笔记本,蒋雯丽演的粮房婶对米和花脸猪的“爱与恨”,王宝强演的大嘴与破喇叭一起“失电”,喻意相当深刻,即便符号化比较明显,也提供了足够的人物特征和留待观众日后回味的空间。

阅读(1969) | 评论(0)


版权声明:编程爱好者网站为此博客服务提供商,如本文牵涉到版权问题,编程爱好者网站不承担相关责任,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与本文作者联系解决。谢谢!

评论

暂无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请 登录 或者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