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位大三学生眼中的许校长--纪念北大老校长离任2008-11-16 21:02:00

【评论】 【打印】 【字体: 】 本文链接:http://blog.pfan.cn/iamben250/39422.html

分享到:

一位大三学生眼中的许校长--纪念北大老校长离任 (2008-11-15 23:48:03)

       这一周,流传已久的许校长要退休的消息成为了现实。在周五学校主页上就刊登了通告,许校长这周正式退休,离开了工作九年的北大校长职位。这一切虽然我也有心理准备,不过还是有些突兀,应该说是舍不得。我来北大已经两年零两个月了,来的时候就是许校长给我们做的新生典礼的报告。当时虽然刚刚进校几天脑子中还是懵懵懂懂,但我却记住了北大有一个头发花白、慈眉善目的老校长。在之前我没有体验到什么是学者的风范,但是当校长在典礼上用我没有听得很明白的普通话做报告的时候,我分明能感觉到一个老校长对学生的殷切希望与亲切的关怀。在刚进学校的时候能得到校长的这种鼓励,让我们继承北大的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的传统,我想对于我是一生受益无穷。

 

      两年中我见过校长很多次,我记得清楚的就有不下十次,有在英杰交流中心的听阿尔及利亚总统的演讲和在办公楼听俄罗斯总统讲座时的见面,有在百年大讲堂参加奥运志愿者会议时和北大奥运乒乓球馆的见面,也有在胡锦涛主席访问北大时与校长的见面,在这些公众场合的见面中,每一次都能听到那熟悉的声音,虽然不标准,但我却每次感觉到一阵温暖、一种发自内心的舒畅。我想这就是我一直期盼的人格的魅力吧。还记得在五月份的110年校庆时候,胡主席离开北大后,大家纷纷和校长合影,这么多的人他一直站在那儿微笑着,满足大家的合影要求,还和我们开着玩笑。那也是我距离校长最近的一次,我站在校长的身边,依偎着他,照了n多照片。我想对于北大的学生来说,应该有很多人与校长合影过吧。校长的亲切平易近人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也对我性格的改变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也有些在非公开场合的见到校长,有次在临湖轩那面试一个德国大学的交流项目,我在紧张地背着德语,校长突然陪着外宾从房间里走出来,我一阵惊讶和惊喜。校长看到我拿着书在那,向我打招呼,并问我在读什么。我心中激动,告诉他我在准备面试。校长赞许地点头,并祝我加油。那一刻,我紧张地心情立马舒缓下来了。也有时候在未名湖能碰到校长,路过的学生都纷纷向校长打招呼,校长也是满脸微笑向我们回应。

      

      我去过一些高校,但是没有不知道他们的校长是什么样,我只知道我们有个每年新年晚会上会大家一起唱歌的校长,那不是一种作秀,他也不需要作秀。只因为他是我们的校长,我们之间是学生和校长的关系,是青年和尊敬的又可爱的长辈的关系。许校长也是北大的学生,他对北大的感情一定比我们更深。也许在国外作为一个大学的校长,很多人并没有觉得什么特殊之处。但是在中国北大校长却是一个特殊的身份,对于每一任校长来说都有很大的压力与责任,因为全国都在关注着北大,这个五四运动兴起的地方。许校长在任职九年之际离开岗位,正如他在发给全校师生员工中的信中说,功过是非留给后人评说。其实从我们学生的态度中已经看到了我们对校长的热爱与尊敬。尽管很多学生会对学校一些东西不满意,但对一北大有这样一位校长,几乎从每个人的嘴里说出的都是赞扬与崇敬。我与同学聊天时,说起校长,可爱、亲切、平易近人、让人尊敬的学者风度等都是我们的形容。做到让人尊敬已经很不容易,更何况还会表现出“可爱”的一面呢。我想这就是一位让北大人评价如此高的校长的特殊之处吧。

 

 

      当看到网上对校长的很多举动的无端指责时,我大部分时候都只能付之一笑,因为去辩驳根本没有意义。没有这份经历与体验,再怎么说也只是空谈。这两天在博客上、校内上看到了很多对校长的祝福,也看到校长在宿舍楼内与学生们一起唱起那首曾在新年联欢会上唱的“隐形的翅膀”的视屏,我心中也是深深地感慨。我为有这么一位校长而自豪,虽然我不能从许校长的手上接过毕业学位证书,但是我已经满足了……

 

谢谢你,许校长!

附一张在2008年5月3日,北大110周年校庆时候和许校长的合影吧。祝福校长。

 

阅读(1994) | 评论(0)


版权声明:编程爱好者网站为此博客服务提供商,如本文牵涉到版权问题,编程爱好者网站不承担相关责任,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与本文作者联系解决。谢谢!

评论

暂无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请 登录 或者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