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中国乱伦现象调查报告之二2005-12-14 17:19:00

【评论】 【打印】 【字体: 】 本文链接:http://blog.pfan.cn/accp123/8208.html

分享到:

中国乱伦现象调查报告之二
我国目前的性教育现状是令人尴尬的,全国连一本统一的性教育大纲都没有。“当前青春期教育已无法满足需要。”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聂振伟接受记者采访时肯定地说,“事实上,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我国青少年的青春期比10年前提高了1岁。但青春期教育尚没有普及,这就使在性自我保护方面尚未启蒙的青少年,面临受到伤害的危险更大。”
和性教育严重不足相对应的是青少年性早熟的提前,处理不好这一矛盾,将会导致许多严重的社会问题,中国青少年教育协会的调查说明,在我国当前的青少年中,未婚性行为、性骚扰和性犯罪的比例逐年增多,甚至出现了很多起过去鲜为人知的家庭乱伦事件。在青少年性心理咨询中,专家徐岫茹副研究员就遇到不少这样的令人痛心的事。她介绍的个案中,有不少是处于青春期的男孩与母亲乱伦的事件,“如果男孩青春期朦胧性冲动指向自己的母亲,这不是一个现代人的悲剧吗?”
在许多家庭中,别说孩子的性教育,就连父母对性问题都是很无知的。父母的言行举止对孩子的成长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尤其是母亲,母亲是男孩出世后第一个接触最多的异性,母亲对男孩的教育方式是否得体,决定着男孩能否成长为一个心智健全的男子汉。个别母亲对男孩的亲近方式仅仅是为了表达情感,并不包含性内容,却对男孩的精神发育起到了不良作用,甚至会导致家庭性侵害事件的出现,并可能因此毁了两代人的生活。
例:去年的《甘肃法制文摘》第9期中有一则报道:西北某地一个三口家庭,45岁的父亲Y是省公路局的修路工人,母亲W原是造纸厂的会计,因企业效益不好在家待岗,20岁的小Y是他们的独生子,正在上中专。父亲Y只有小学文化程度,是典型的西北大汉,勇敢豪爽,性格粗鲁。母亲W祖籍山东,性情懦弱,自幼随错划右派的父母迁到西北,W一家曾多次受惠于Y家,为此比Y还大四岁的W自愿嫁给了Y。W电大毕业,喜好家传的书法艺术,而Y几乎是文盲,他生活中似乎只有三件事:干活、喝酒、和老婆睡觉。两人没有共同语言,性格截然相反,但也磕磕碰碰地生活了大半辈子,小Y就是在这个家庭中长大的。
Y一年中有大半年在野外作业,在家的时间很少,到家后Y第一件事就是把W按倒在床上,发泄积累多日的性欲,不管白天黑夜,也不管儿子小Y是否在家,多少年一贯如此。W年岁渐大,身体也不好,有时对此极不情愿,但她从不拒绝,仍尽着妻子的义务。小Y自懂事起,就多次见到过这种场景。小时侯小Y为此憎恨过父亲,也可怜过母亲,上中学后他对此习以为常了,甚至很羡慕父亲,有时他还主动找机会窥探父母的私生活。
Y家里家外干活都是好手,一个人挑着养家糊口的重担。不喝酒时他也常有笑脸,但他嗜酒如命,酒后经常找茬殴打老婆,传统封建文化和报恩的意识,再加上性格的缘故使W对丈夫的打骂逆来顺受。小Y也曾有过保护母亲不受欺负的思想,可后来也见怪不怪了。
Y回来休假时,常招呼一群狐朋狗友在家豪饮。酒过三寻,Y的这帮弟兄们就开始胡诌八扯,谈论最多的当然还是女人,饭桌上充满了污言秽语。小Y在里间也无心干别的,他特别喜欢偷听这种话题,那些大人们讲的黄色笑话和床上经验他也能倒背如流。
赋闲在家的W有时甚至希望Y尽早结束假期,这样她就能过一段平静的生活,W喜欢在家里练字,也喜欢和儿子小Y谈天。W和丈夫很少有语言交流,没说几句就可能吵起来,和小Y谈就不同了,她常唠唠叨叨地给儿子讲着过去的事,讲着对丈夫的抱怨,也不管儿子是不是在听。书法和儿子小Y成了W的两大精神寄托,她对儿子小Y的娇纵几乎是没有限度的。小Y也开始学着父亲的口气说话,也象父亲那样为体力不支的母亲干重活,他对女人的看法竟也十分接近父亲:女人就是生养孩子伺候丈夫的奴隶而已,母亲W也不例外。
2000年春节前夕Y带着2万元奖金回来过节,也许是因为钱挣得很顺手,Y的心情特别好。Y上街买年货的时候还专门为老婆买了真皮大衣,这使W很感动,她下厨炒了几个好菜为丈夫接风洗尘。半瓶五粮液下去,Y的酒劲上来了,他突然抱起还没有吃完饭的老婆W就摇晃着朝里间走去,当着儿子的面W感到十分难堪,可她挣脱不了丈夫Y那铁钳般的大手。已年近半百的W对夫妻性事厌倦极了,可她看着那件皮大衣觉得不好驳丈夫的面子。住了六个月大工棚的Y已是饥渴难耐,他顾不得插门拉窗帘,更不顾妻子是否同意,匆匆脱去衣物后就压了上去。酒意朦胧的Y根本没有注意到门缝间那双眼睛,小Y从头至尾看到了这触目惊心的一幕,看得比过去要真切得多,直至父亲Y从赤条条的母亲W身上下来,小Y才离开。
交往过的两个女友都因小Y性格粗鲁,举止轻浮和他分手了。过早成熟的小Y在长期压抑后遭此刺激,哪里忍受得住,他瞄上了自己的母亲W,正常家庭教育的缺位和父亲对待母亲的方式使小Y完全失去了社会道德感和控制力。半个月后父亲Y又要去工地了,小Y一直盼着父亲Y快些离开,在把父亲送到长途汽车站后,小Y松了一口气,就在当晚他迫不及待地对母亲W采取了罪孽深重的行动。为了壮胆,他喝了几口父亲Y剩下的酒,随后公然向母亲W提出了性要求,小Y的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旧式家庭出来的W对丈夫的所作所为是可以容忍的,但是她怎么会接受超出纲常以外的行为呢。W霎时间精神近于崩溃,她厉声拒绝了。小Y说话间已扑到母亲W的床上,W拼尽全力自卫。小Y逐渐占了上风,他把母亲W压在了身下,撕开了所有的内衣,一切诱惑都暴露无遗,可W仍在奋力挣扎扭动,小Y还是无从下手,两人僵持着,W流着泪向儿子哀求着,但兽性大发的小Y已听不进去人话,他根本忘记了身下这个女人的身份,本来体质就差的W累得有些坚持不住了,她有些绝望,也更怕小Y的亢奋喊叫引起邻居的怀疑。在得到“就做一次”的保证后W妥协了,小Y终于得逞了,他拼命向女性身体的深处冲去。邪恶就是潘多拉的盒子,一经打开就无法收拾,不存在“就做一次”的可能。小Y不分昼夜时段,只要一有欲念就闯入母亲W的房间,人类伦理观念被一次再一次地践踏,W的反抗也越来越弱,她认命了。三个月后Y从大沙漠里的工地回家探亲,很快他就感觉不太正常:妻子W的身体非常虚弱,精神也有些恍惚,而且对夫妻性生活表现出了异常的恐惧,再就是她看儿子那种陌生的眼神也不对劲。在丈夫Y的逼问下W最终还是说出了实情,暴怒的Y将儿子小Y痛打了一顿之后轰出了家门。
小Y拿着母亲给他的200元钱,拖着伤腿踏上了流浪之旅,为了生计,他进入了一个B社会性质的团伙。由于涉嫌贩毒和买卖人口,很快他就被拘捕了。

阅读(5291) | 评论(0)


版权声明:编程爱好者网站为此博客服务提供商,如本文牵涉到版权问题,编程爱好者网站不承担相关责任,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与本文作者联系解决。谢谢!

评论

暂无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请 登录 或者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