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越南老兵回忆中越战争之3完2006-02-20 17:14:00

【评论】 【打印】 【字体: 】 本文链接:http://blog.pfan.cn/accp123/10291.html

分享到:

第 三 部 分
  

                                       不死的高地

             (摘自金星师师史)

   当世界各地都响起了“斩断中国侵略者的魔手”、“坚决保卫越南,拥护越南战斗”、“不要侵略越南”的呼声时,在谅山,为响应省委、省人民委员会的号召,一场“坚决战胜中国侵略军”的运动在各地都开展了起来。

   各个民军自卫队补充了兵员和装备,众多连队、班排增强到了一线,省里的安全部门得到加强活动的命令,对坏分子进行分类,制定清除敌人“第五纵队”的方案,破坏敌人想从内部制造混乱的计划。

   河北、北太、河内的运输车辆络绎不绝的向谅山运送弹药和物资。从河内到铜矿(谅山市附近的一个火车站/译注)的火车班次得到增加,向边境地区运送部队、器械,向后方运送疏散的群众。平治天省以北各省、市的武装力量得到命令准备参加战斗。全国各地的民众保卫家园的气概高涨。在侵略者面前,我们整个民族齐心协力结成了战斗队伍。                      

   1979年2月18日早上,3师对迂回到三垄的敌军展开了初步的团规模反击。这次进攻的主要目的是要夺回被敌人占领的州景、地质岭、板分等高地。

   州景是一个位于1A国道转弯处有着4个突出部的高地。2营5连在炮火过后就直接冲上去占领了第一层工事。敌人的一阵重机枪扫射阻止了我方的攻势,连长童文生牺牲,指导员阿海下令部队继续冲锋。全连冲上去占领了第二层工事。指导员阿海率先向敌人的正面冲锋,冲到山腰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倒在了副连长阿预的怀里。“为阿海、阿生报仇!”阿预高呼,然后带领正面突击组直插敌人的工事。我们战士的进攻气势让敌人惊骇。

   30分钟后,州景山的枪声停息下来。敌人的尸体遍布4个小山头。还活着的敌人丢下枪支向409高地逃跑。在主要方向上,1营也夺回了板分、地质岭。

   如此,敌人在1A公路和1B公路迂回的两支部队在州景和双昂都受到了痛击。在各个据点上,我们的部队仍然坚强的阻击着敌人营规模或是团规模的进攻。这让敌人的指挥官输红了眼。2月18日已经过去,但是,谅山市――他们计划中的会师地,在开战48小时后仍然还离得很远,而且充满了危险。敌人又分别按照1A公路和1B公路的划分投入了两个团的兵力。1979年2月19日拂晓,敌人利用大雾和密集的炮火支援重新占领了州景山和昆朗高地。
  
   我们必须在两个方向上组织规模更大的反击:消灭前面的敌人和后面的敌人,不让他们合围以取得战场主导权。这是3师司令部在1979年2月19日晚上作出的决定。按照这个计划,1979年2月20日早上3师开辟了两个进攻区域。1区(主要区域)由2团在师火力的直接支援下,消灭位于州景的敌人,打通通往同登的1A公路。2区由7营和15工兵营扫清从昆朗到昆匡的敌人,打通通往339、探某、炮台等高地的1B公路,这些高地仍然在进行着自17日开始的极其激烈的战斗。各个火炮阵地调整了方位,一边给进攻的步兵提供炮火支援,一边向敌人的火炮阵地和后方的敌军射击。

   19日晚上,3师进行着跟时间、跟敌人赛跑的比赛。在主要方向上布置了许多火炮阵地。2团指挥所,各个炮兵观察点都布置到了前方,密切观测着2团的战斗区域。各个方向上增强的步兵分队也得到命令在天亮前紧急赶到预定位置。特别是7营在缺少运输车辆的情况下要赶50多公里的路程。但是在3师参谋和后勤机关的灵活处置下,在谅山省的及时支援下,7营乘坐拉炮的车和谅山省海鸥车队的运输车按计划赶到了阵地。

   1979年2月20日早上5点,7营和师工兵1连在12团的指挥下突袭夺回了昆朗高地。突击队员在连长阮儒蓬的率领下英勇的冲入了敌人的阵地,消灭敌人近一个连,开辟了新的反击战斗。

   与此同时,2团3营正焦急的等待大雾散去,以便夺回州景山。这是该营第一次与中国侵略军的战斗。这个营无论在数量上还是在质量上都力量充沛。百分百的干部、战士要求参加一线的战斗。

   早上7点, 2号突出部的敌人乱哄哄的走来走去,师长下令炮兵开火。85MM直射炮、曲射炮的炮弹连续落到州景山的4个突出部上,把那变成了一片火海。409、611、675高地,以及敌人后腰的一些据点也燃起了熊熊大火。这个时候,3营的战士迅速占领了木薯岭作踏板。10连担负营的主要进攻方向,炮兵刚结束射击,就在连长潘霸猛的指挥下直冲上州景山。阿猛一边使用M79,一边指挥两挺重机枪和两门60MM炮,在10分钟内,阿猛及时支援了攻占2号突出部的战士,在这个山坡上,阮德旺和阮德惠兄弟,俩人同一天入伍,一边互相掩护冲锋,一边捡起敌人的几十颗手雷向敌人扔去,消灭了30多个敌人。敌人在2号突出部的营长晕头转向的向上请示要撤退,但是他只得到了上面短短的一纸电文:“你们守得了就活,守不了就死!”

   在主要方向上,占领了第一层工事后,11连的战士刚冲到第二层就被675高地上的12.8MM机枪压制到了山腰。很快,营长杜玉悟建议师炮兵用火炮压制675高地,并且下令10连从2号突出部打到1号突出部支援11连。受到两个方向上的攻击,1号突出部的敌人赶紧逃窜,把一些还没来得及包扎的伤员留在了山头上。经过一个小时的战斗,州景高地上已经没有了敌人的身影。200多具敌人的尸体散布在山顶上。潘士蓝的摄影组也跟着部队一起冲锋,已经及时用镜头记录下了中国侵略军的凄惨景象。

   3营在州景山上消灭敌人一个营的战斗是干部战士严格执行命令、火力支援单位精心准备的结果。直射和曲射火炮在这次出色的战斗里也都有很大的功劳。

   在州景反击战胜利之后,7营在2月21日第二次夺回了昆朗高地,1营和4营2月22日在探某地区的运动进攻战中也使得敌人的迂回部队损失惨重。嚣张、气势汹汹的敌人放缓了进攻节奏,开始汇集部队、武器以便一个目标一个目标的攻占。这就证明了敌人在战役、战术方面非常的不知所措。中国士兵在号声和号令中高呼着“打!打!”的冲上来,但是在遇到我方炮兵或者步兵反击后就逃跑了。在5营板透的防御方向上,敌人从1979年2月18日的失败后就没有敢再组织进攻。在三垄,敌人只是用炮兵炮击我们在州景的阵地。敌人集中力量攻占炮台、探某、339高地等区域。每天,敌人向各个据点炮击上万发,并且连续撤换部队。这个团被打烂了,敌人就马上换另外一个团。敌人每天都组织7至10次进攻,有时还用近1个师的力量同时进攻我们不足2个营防守的据点

   12团的战士、炮兵战士、工兵战士都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战斗。成千的敌人被消灭,超过20辆坦克被击中起火,但我们的力量也在渐渐减少。枪支弹药必须集中起来给活着的人。部队白天与敌人战斗,晚上就修缮工事,护理伤兵,处理牺牲战士的后事。负责运输的干部、战士晚上见缝插针的为各个据点运送弹药、药品、粮食。运送上阵地的饭菜经常浸透了炊事班、通信班、医护战士的鲜血。保卫同登据点群的战士在谅山地面上树立了不死的形象。

   敌人由于损失惨重,由于起初的贪欲没有得到满足而输红了眼。已经5天过去了,但是谅山市仍然还在几十里之外,而他们的军队仍然被我们只用几十个战士防守的小山头所阻挡,距离边界还不到4km。据法新社当时报道:“跟越南久经战斗的军队相比,中国军队表现出了反攻能力弱。才跟越南的地方部队交火,他们就被阻挡住了,并且损失惨重。”

   但是敌人仍然还有潜力,每次失败后他们就更加疯狂,手段更加险恶。在他们侵占炮台、探某、339高地之前,他们已经受到了惨重的损失。由于有保卫同登据点群的牺牲勇士无可比拟的战功,使得同登据点群在3师的历史上绽放了耀眼的光芒。

无法占领炮台、探某、339等高地,敌人就无法控制同登,无法汇集军队打到三垄,进入谅山市区。因此,到2月21日,他们把55军所有的预备力量都布置在同登地区,战役预备力量54军也得到命令压近谅山边境造成数十倍兵力压境的优势,以便攻入同登据点群。

   拱卫同登的据点群:探某、炮台、339高地如同一个三脚支架站立在同登镇的西南面。在已经过去的几天中,3个据点已经相互倚仗维持战斗。如果敌人涌上炮台,则339阵地、探某都用火力打击敌人的背部和腰部。当敌人攻占探某的时候,我们在炮台和339的战士也那样做。敌人已经多次改变攻占这些据点的手段了:从猛烈进攻到步步为营,同时进攻不行,一个一个目标击破也不行。这时,敌人要增强力量,准备同时对3个据点进行进攻了。

   探某是一个有着5个突出部,从1A国道和1B国道交叉路口绵延到同登镇南部的山头。由4营2连和37mm高射炮连驻守。从2月17日清晨开始,敌人的步兵就在坦克的支援下对我们的2连和高射炮连构成了包围、孤立的态势。从那开始,一连几天战斗都在探某进行。敌人已经两次几乎占领了我们整个阵地,但是在团里的支援下,4营又把敌人给打下去了。

   2月22日清晨,在补充力量之后,敌人的163师在坦克和炮兵的支援下向探某、炮台、339三个高地发起了全线进攻。在探某的各个突出部上进行了惨烈的战斗。军医、炊事、通信战士等都加入了战斗,他们从连文化室到指挥壕都在还击敌人。敌人死了一批,又冲上来一批,到10点钟,1号、2号、3号突出部被敌人占领。此时,2连在5号突出部的阵地越来越危险,被敌人的火炮和重机枪不断的覆盖。经过5天的战斗,团里的机动力量损失殆尽,2连也只剩下了20名战士,由指导员范玉掩和后勤学院的实习学员潘文胜指挥。连长阮文全在2月17日敌人发起的第一波进攻中就牺牲了。

   连长牺牲后,阿掩和阿胜就成了全连的主心骨和灵魂。在这不大的山头上,当敌人出现时,我们的战士体现出了他们的品质和能力。炊事班战士阮有勇,19岁,在整个5天的战斗里,不管敌人的炮火如何猛烈,他都坚持为每个突出部的战士送去饭菜,一次路上遇到敌人,他还用刀把敌人杀死,缴获了一把枪。范玉掩手中的轻机枪是连长的,连长牺牲前,尽管已经说不出话了,但是他仍然用尽最后的力气把枪交到阿掩的手里,就好像把肩上的责任交付给了阿掩一样。

   14点,敌人吹响了冲锋号。在山顶上传来了指导员范玉掩的声音:“4营2连的战士们勇敢的杀敌吧,守住阵地!”接着就一齐响起了我们还击的声音。在3排方向上,战斗正沿着交通壕展开。敌人知道我们的力量有限,就一个劲的涌上来。我们的部队用手中的枪弹、石头等一切武器甚至赤手空拳还击敌人。潘文胜夺下敌人的枪还击,用枪托敲打敌人的头部。在范玉掩指挥的排里,当敌人涌入第一层工事的时候,战士们在阿掩的指挥下同时扔出了手榴弹。一场肉搏战开始了。一个敌人突然打到了阿掩的肚子,阿掩仰面摔倒,冲锋枪扔在了一边。敌人顺势扑到了阿掩的身上。但是他突然从阿掩的身上跳开,双手松开了阿掩的脖子,倒在了一边。负责联络的同志及时救了阿掩。
   下午,探某山上的战斗更加激烈。敌人投入了大量的部队、弹药以图天黑之前占领最后的山头。但他们仍然止于第一层工事之前。连里剩下的战士聚集到了山顶。
   傍晚,敌人潮水般的组织了最后一次进攻。阿掩和阿胜分开,每个人负责指挥一个战斗组。此时,阵地上只剩下10个战士。从第一层工事,敌人相互挨着冲了上来。阿掩的冲锋枪没有弹药了,他就用手枪向敌人射击。一个肥大的敌人跳上来扑向阿掩。阿掩急忙躲开,直接用54手枪向敌人的脑袋开了一枪。

   阿胜那个组也是连续还击了敌人的一次次进攻。敌人几乎完全占领了那个组的战斗工事。手榴弹没有了,冲锋枪的子弹也只有一个弹夹了。就在这个时候,范玉掩牺牲的消息让每个人都愣住了。阿胜下令组里的每个战士都退到阿掩那里。此时,阿掩仍然靠着壕沟壁坐着,右手仍然紧紧的握着手枪。两只眼睛仍然睁得大大的望着前方。他身边,连长交给的枪静静地放着。阿胜跪下来,用手把阿掩的眼睛抹闭了。阿胜跟大家商量,要保留好这两把枪,明天把阿掩好好的埋葬了。
   探某山上5号突出部的战斗持续到晚上20点中国才占领了最后的工事。
   此后,怀着哀悼和崇敬的心情,12团的战士把探某山叫做“范玉掩山”。范玉掩的家人知道了这个消息后,给12团写了信,信的部分内容如下:“我们全家在得知阿掩牺牲的消息后都无比悲痛。因为对于每个家庭成员来说,阿掩是个孝顺的孩子、是个关心弟妹的兄长……失去了这样一个亲人我们的悲痛无法形容!但是,同志们,今天我写信给同志们,并不想提起这个,而是想说我们全家为有这样一个孩子而自豪,为敌人的侵略而仇恨……我们全家真诚的感谢党,感谢部队的干部战士兄弟们培养阿掩成为一个战斗到底,勇敢的为保卫祖国的事业而牺牲的人。感谢西山团的战士们将阿掩的名字命名到山峰上,让他能与祖国山河长存……”
   对于金星师来说,这些日子的惨烈战斗更体现了每个干部战士高尚的品质,更懂得了越南母亲的恩情,她们为金星师养育了优秀的儿子,为完成光荣的任务战斗牺牲。
                       

阅读(11102) | 评论(1)


版权声明:编程爱好者网站为此博客服务提供商,如本文牵涉到版权问题,编程爱好者网站不承担相关责任,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与本文作者联系解决。谢谢!

评论

loading...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请 登录 或者 注册